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谷子鬼 by 芦鸣

不像生生园那么有趣的失乐园北半球已进入寒冬。龙迈谋杀其秘书的新闻虽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但危机解密网站并未因此突发事件而关闭,相反却发布声明称在事实真相还未完全证实之前,危机解密网站仍然支持龙迈并希望龙迈尽早现身,自证清白。

简又繁很快就赶到女友的住处。甫进门却赫然看见龙迈坐在那里。他大吃一惊,立刻扭头去看身后的门是否关好。范依玲此时正好从厨房里把茶端出来。原来,龙迈前脚刚进门,又繁的后脚已跟着上了楼。

谁都没有浪费时间,话题首先从凶杀案说起。龙迈的秘书是位西洋美女。母亲埃及人,父亲美国人。她在美国长大后到香港工作,通过危机解密网站认识龙迈后,自愿做了义工。她通晓多国语言,是龙迈不可多得的助手。生性美丽大方又具东方女人的端庄。因对钟表独有情衷。取钟为姓, 名仪。龙迈说她是为他而亡。但凶手另有其人,背后的目的是为了摧毁解密网站和龙迈本人。

又繁和依玲绝对信任龙迈!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在他们面前说过一句谎言。从小到大,他们常常觉得他是天外来人。至少在他们这个圈子,他们大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发现了这个事实。世界上还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是不需要说谎而活的。后来,当龙迈突然以危机解密网站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并成为闻名世界的人物时,他们又一次觉得不可思议。出国多年同学们已渐渐把他淡忘了。现在发现他竟然挑战起人类最难挑战的问题。 结果,在同学们中间,除又繁和依玲成了他忠实的盟友外,其他人包括他的亲朋好友大都觉得他走火入魔了。然而对又繁和依玲来说龙迈就好象闭关已久的武林高僧开悟后再度出山。况且他们俩本身,一个对佛法痴迷,一个对文化孜孜孜不倦。偏偏他们俩是青梅竹马相恋成双,却有解不开的爱恨情仇缠绵至今!简又繁总结出是爱情本身出了错! 世界上最骗人又伤人的语言便是爱情两字。范依玲的感觉也好不到哪,就寄托烧香拜佛来转命,都几乎到了削发为尼的地步。但龙迈救了他俩。至少这几年的情形是这样。用龙迈的话说就是,没有过不了的节,只有明不了的理!他们俩几乎天天都在一条一条地理顺彼此的分歧也在理出自古以来的歪门邪道。他们把原来无聊的争吵换成了有意的探讨。矛盾开始一天天减少,差距从此慢慢地缩小。爱情的复原几乎就剩最后一步。在这接谷眼上,龙迈却出了大事。这在他俩的心中投下巨大的阴影。他们忘不了二十年前龙迈出国离开他们时发生的事情。那件打破他们俩几乎完美无缺的爱情神话的事实真相,一直是他们想开启的最后一扇天窗,但没有龙迈的帮忙他们做不到。同样,如果当年龙迈没有离开,那影响他们终身的事也绝不会发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感到命运好象要再次向他们展示轮回的魔力。现在以后不知多久和在哪里与龙迈重逢。而对他们至关重要的那一道天窗看来是没有时间请龙迈帮忙打开了。令他们真正担心的是类似二十年前的事会不会在龙迈离开后再次发生?若果如此,则必定是他们逃不走的命在作怪,怨不得别人。

龙迈此时操的是灵魂的心不是爱情的心。看到他俩紧张兮兮又神情肃穆,只当他们在操他的心。因而安慰他们说:“追我的是西方背景的黑手。我入境用的是中国护照,他们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这事跟你们也没关系。” 龙迈来他们这,是要交代他们继续帮助解密网站运作。他们倆一直就是义工。重要的是,龙迈要亲手交给他们解密网站的大量未公开资讯,它们被储存在一个小小的硬盘中。龙迈不会想到,后来那双看不见的手也伸到他情同手足的两位好友这里,并最终引爆了一场气吞宙宇的死生恋。

临走前,龙迈还开了他们一个玩笑。他解了一下他们俩的命。说他们俩本来就是地造天设的一双,谁也离不开谁。简又繁的名字表示他的灵魂从出生到现在已变得越来越繁。而范依玲因为越来越烦要归一又归零。一个代表多,一个代表少,在一起就是多少。而多少是不能分离的。就好比阴阳是不可分的。所谓独阴不生,独阳不长一样。多不能没有少,少也不能没有多。人的灵魂就是不多不少组成的。所以你们俩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而且不是两个灵魂的爱情。是一个灵魂产生的两个爱情。你们之间如果有问题就是多了一个爱情,要没问题就一定是爱情少了一个。龙迈随口说的比唱的还溜的话却回味无穷,总让他们俩琢磨好一阵。他们俩随后真弄了一晚的阴阳学说。最后还是得出两个不同的结论,并和宗教扯上了关系。 范依玲以史上一个公案为例。“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就是讲灵魂的本质是亘古不变的。而神秀的“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则表达灵魂来到世上如果不时时打扫就会变。他们最根本的意思是相反的! 好象现在的解释都不得要领。会变的灵魂难道还是灵魂吗?五祖慧能看来是真开悟,神秀则没悟道。简又繁认为他们俩悟没悟道只有他们俩自己才可能清楚。又或者连清楚本身还是他们自以为的东西。因而最大的可能是属于政治分歧所以才弄出两个相反的东西来诳骗信众。谁知道事实的真相是什么?按现在所知道的灵魂的本质来看,好像是既可以变,也可以不变的观点至少比他们其中之一的观点准确。他们各自的话更象政治的观点而不是灵魂的观点。目的是要信徒们根据他们所暗示的方法修炼。至于修到最后有没有得偿所愿,那只有修炼的人自己晓得;顶多再加上天知和地知。你我都是门外汉,不该妄加评论!又繁和依玲真是一对欢喜的冤家,就是不喜欢统一。

龙迈可没教他们吵架,他只关心生死的真相。人类到现在连灵魂存没存在都无法统一认识,却争论变不变不是本末倒置吗!按龙迈说,灵魂究竟是如何存在的只有灵魂自己说了算。既然人类到现在为止都证明不清,就只有让灵魂自己说话。人类首先必须承认灵魂的存在,厘清生死的观念。龙迈不会想到的是,他所表达的只是生死的观点。但在地球村里已被看成是政治的,也是经济的,更是宗教的!他自然树敌而凶多吉少。想想看这地球上的人要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死不了,自己的身子不过是个随时可以牺牲的臭皮囊,而且既没天堂也没地狱,还不乱了套?那星星之火何止燎原!

因此,不管龙迈代表的是真理还是假理,他现在就只有逃亡的理。追捕他的,却不仅有豺狼虎豹;还有法力无边的凶神恶煞。天边的乌云在寒冬腊月的凄风苦雨中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孤身上路的龙迈已悄然消失在灯红酒绿的深圳街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不像生生园那么有趣的失乐园北半球已进入寒冬。龙迈谋杀其秘书的新闻虽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但危机解密网站并未因此突发事件而关闭,相反却发布声明称在事实真相还未完全证实之前,危机解密网站仍然支持龙迈并希望龙迈尽早现身,自证清白。简又繁很快就赶到女友的住处。甫进门却赫然看见龙迈坐在那里。他大吃一惊,立刻扭头去看身后的门是否关好。范依玲此时正好从厨房里把茶端出来。原来,龙迈前脚刚进门,又繁的后脚已跟着上了楼。谁都没有浪费时间,话题首先从凶杀案说起。龙迈的秘书是位西洋美女。母亲埃及人,父亲美国人。她在美国长大后到香港工作,通过危机解密网站认识龙迈后,自愿做了义工。她通晓多国语言,是龙迈不可多得的助手。生性美丽大方又具东方女人的端庄。因对钟表独有情衷。取钟为姓, 名仪。龙迈说她是为他而亡。但凶手另有其人,背后的目的是为了摧毁解密网站和龙迈本人。又繁和依玲绝对信任龙迈!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在他们面前说过一句谎言。从小到大,他们常常觉得他是天外来人。至少在他们这个圈子,他们大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发现了这个事实。世界上还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是不需要说谎而活的。后来,当龙迈突然以危机解密网站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并成为
闻名世界的人物时,他们又一次觉得不可思议。出国多年同学们已渐渐把他淡忘了。现在发现他竟然挑战起人类最难挑战的问题。 结果,在同学们中间,除又繁和依玲成了他忠实的盟友外,其他人包括他的亲朋好友大都觉得他走火入魔了。然而对又繁和依玲来说龙迈就好象闭关已久的武林高僧开悟后再度出山。况且他们俩本身,一个对佛法痴迷,一个对文化孜孜孜不倦。偏偏他们俩是青梅竹马相恋成双,却有解不开的爱恨情仇缠绵至今!简又繁总结出是爱情本身出了错! 世界上最骗人又伤人的语言便是爱情两字。范依玲的感觉也好不到哪,就寄托烧香拜佛来转命,都几乎到了削发为尼的地步。但龙迈救了他俩。至少这几年的情形是这样。用龙迈的话说就是,没有过不了的节,只有明不了的理!他们俩几乎天天都在一条一条地理顺彼此的分歧也在理出自古以来的歪门邪道。他们把原来无聊的争吵换成了有意的探讨。矛盾开始一天天减少,差距从此慢慢地缩小。爱情的复原几乎就剩最后一步。在这接谷眼上,龙迈却出了大事。这在他俩的心中投下巨大的阴影。他们忘不了二十年前龙迈出国离开他们时发生的事情。那件打破他们俩几乎完美无缺的爱情神话的事实真相,一直是他们想开启的最后一扇天窗,但没有龙迈的帮
忙他们做不到。同样,如果当年龙迈没有离开,那影响他们终身的事也绝不会发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感到命运好象要再次向他们展示轮回的魔力。现在以后不知多久和在哪里与龙迈重逢。而对他们至关重要的那一道天窗看来是没有时间请龙迈帮忙打开了。令他们真正担心的是类似二十年前的事会不会在龙迈离开后再次发生?若果如此,则必定是他们逃不走的命在作怪,怨不得别人。龙迈此时操的是灵魂的心不是爱情的心。看到他俩紧张兮兮又神情肃穆,只当他们在操他的心。因而安慰他们说:“追我的是西方背景的黑手。我入境用的是中国护照,他们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这事跟你们也没关系。” 龙迈来他们这,是要交代他们继续帮助解密网站运作。他们倆一直就是义工。重要的是,龙迈要亲手交给他们解密网站的大量未公开资讯,它们被储存在一个小小的硬盘中。龙迈不会想到,后来那双看不见的手也伸到他情同手足的两位好友这里,并最终引爆了一场气吞宙宇的死生恋。临走前,龙迈还开了他们一个玩笑。他解了一下他们俩的命。说他们俩本来就是地造天设的一双,谁也离不开谁。简又繁的名字表示他的灵魂从出生到现在已变得越来越繁。而范依玲因为越来越烦要归一又归零。一个代表多,一个代表少,在
一起就是多少。而多少是不能分离的。就好比阴阳是不可分的。所谓独阴不生,独阳不长一样。多不能没有少,少也不能没有多。人的灵魂就是不多不少组成的。所以你们俩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而且不是两个灵魂的爱情。是一个灵魂产生的两个爱情。你们之间如果有问题就是多了一个爱情,要没问题就一定是爱情少了一个。龙迈随口说的比唱的还溜的话却回味无穷,总让他们俩琢磨好一阵。他们俩随后真弄了一晚的阴阳学说。最后还是得出两个不同的结论,并和宗教扯上了关系。 范依玲以史上一个公案为例。“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就是讲灵魂的本质是亘古不变的。而神秀的“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则表达灵魂来到世上如果不时时打扫就会变。他们最根本的意思是相反的! 好象现在的解释都不得要领。会变的灵魂难道还是灵魂吗?五祖慧能看来是真开悟,神秀则没悟道。简又繁认为他们俩悟没悟道只有他们俩自己才可能清楚。又或者连清楚本身还是他们自以为的东西。因而最大的可能是属于政治分歧所以才弄出两个相反的东西来诳骗信众。谁知道事实的真相是什么?按现在所知道的灵魂的本质来看,好像是既可以变,也可以不变的观点至少
比他们其中之一的观点准确。他们各自的话更象政治的观点而不是灵魂的观点。目的是要信徒们根据他们所暗示的方法修炼。至于修到最后有没有得偿所愿,那只有修炼的人自己晓得;顶多再加上天知和地知。你我都是门外汉,不该妄加评论!又繁和依玲真是一对欢喜的冤家,就是不喜欢统一。龙迈可没教他们吵架,他只关心生死的真相。人类到现在连灵魂存没存在都无法统一认识,却争论变不变不是本末倒置吗!按龙迈说,灵魂究竟是如何存在的只有灵魂自己说了算。既然人类到现在为止都证明不清,就只有让灵魂自己说话。人类首先必须承认灵魂的存在,厘清生死的观念。龙迈不会想到的是,他所表达的只是生死的观点。但在地球村里已被看成是政治的,也是经济的,更是宗教的!他自然树敌而凶多吉少。想想看这地球上的人要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死不了,自己的身子不过是个随时可以牺牲的臭皮囊,而且既没天堂也没地狱,还不乱了套?那星星之火何止燎原!因此,不管龙迈代表的是真理还是假理,他现在就只有逃亡的理。追捕他的,却不仅有豺狼虎豹;还有法力无边的凶神恶煞。天边的乌云在寒冬腊月的凄风苦雨中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孤身上路的龙迈已悄然消失在灯红酒绿的深圳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