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谷子鬼 by 芦鸣

龙迈的危机解密给地球村的许多人带来了一股新空气。这个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网站影响力自然与日俱增,迅速超过脸书和推特,并成为新闻媒介的宠儿。全民开始掀起了灵魂探索的热潮,其中简又繁对龙迈的出山欣喜若狂。因他一直与龙迈有同感,只是有点担心自己的研究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自从有了龙迈打头阵,他自然也没有理由不向传统文化开火。

简又繁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 在一片至少革了几千年命的土壤孕育成长。一副反叛性格是他的基本特征,再加上其简氏祖宗的非凡基因和他臭老九父亲的悉心栽培,简氏家族繁荣富强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他的肩上。现在简又繁准备厚积薄发了,却还有两桩心思未了。第一件是他的父亲,他真的一直找不到与他达成共识的方法。 现在看来还是应了那句古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想当年他第一次革他父亲的命是篡改三字经。 为一句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争吵了20多年。当国学热再次兴起,父亲一副得意洋洋的老样又激起他把三字经狠狠地修理几遍。终于把他认为最重要的部分改得踏踏实实,却为悠悠华夏文明叹出口生气。 父亲现在一天天衰老,但始终长吁短叹。想想人生渡过十之有九,不如意事八九。出门忧国忧民,进屋满腹牢骚。 可就是不想想怎么让自己开点心,通达些。 好歹学富五车,却始终钻不出来。 但简又繁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与他促漆谈心,就象小时候爸爸对他谆谆教导一样。当父亲提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时,又繁的反应从拍屁股就走,到反弩相讥, 到沉默不语,到好言好语。 父亲最终被他说服并同意: 与其生孩子不如生出新思想! 生孩子是小孝,生思想是大孝。 那是又繁平生第一次和父亲同时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 现在当他完成了他的宏篇巨著“文化必须在大革命中前进”这篇呕心沥血之作后,在他的心中却充满了激烈的矛盾。这本书他父亲看后可能会要了他的老命。 他怎能接受自己信一辈子的人生哲学被颠覆得一干二尽, 教了一生的道理错了十之八九? 思来想去, 简又繁决定还是先和他父亲勾通一下龙迈的生死观吧。 这个话题虽然有些禁忌,但好像他父亲对死从来并不在意,倒是对生无比的关注。 他们那一代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对死亡或许有更深刻的认识吧。

又繁和父亲的对话毫不拖泥带水,他直奔主题。 问:“爸, 你相信人死后灵魂还继续存在吗?”

“存不存在跟现在都没关系! 你不记得孔圣人说过: “未知生,焉知死” 和 “吾不语怪力乱神”这两句话了吗?” 他爸回答。

“当然记得! 不过孔子时代的知识和今天人类所掌握的知识已不可同日而语。他那时说 “未知生”如果是正确的,到现在就该是错的了。 而”怪力和神”被国人以外的人类翻来覆去讨论不知多少回。结果讨论出牛顿的三大定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现代霍金的大爆炸黑洞学说等。 现在我们还知道,比孔子时代更早一点的古希腊思想家泰勒斯的弟子阿那克西曼得,当时就已经提出了人类可能是物种进化而来的观点。而我们中国人祖祖辈辈的头脑好像都被孔子的思想圈起来直到今天都没有解放。我甚至有点怀疑我们中国的所谓文明似乎不那么货真价实。到今天都拿不出一点真正象样的思想竟然还在摆弄本来就不咋地的孔老二。”

又繁一口气就想把他爸呛住。可他爸的思维还是敏感如前,一句话就把他的滔滔不觉打断。

“你可够狂了你!又再借孔子骂我了不是?”

哎喲,又繁意识到说过头了,就赶紧打住。不然他爸可会又上纲又上线的把他骂个不停。 这人老了比小孩子还难伺候! 若不是孔圣人的孝道紧箍咒的作用,中国人这和谐社会可就难上加难嘍。 想想孔子的好处吧!

沉默一会儿的又繁,竟然想不出一丁点孔子思想的好处来。因为在他的结论中,孔子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教育家,但还称不上令人信服的思想家。 在又繁对孔论的考证中,就连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他都觉得大有问题,何况其他!

还是老父亲打破静得像黑夜似的隔膜,用难得温和的语气说到:“你也研究那么多年中国传统文化了,生死问题先放一边, 跟我说说你的最新进展吧。”

这头没开好,简又繁觉得还是缓一缓说 “文化必须在大革命中前进”这本书的主题。 顺着刚才的思路接着谈孔子,反正他也是书中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

“我已完全推敲出孔子名言中的问题,,至少在价值上需进行重估, 更要在思想上进行再认识。 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说法也还可以。但把它宣扬成国粹或至圣名言则太夸大其辞了。因为任何人所要和不要的东西都带有两种不同的性质。 如果遇到真理,这个 “己”由于无知而不想要, 他同时又 “勿施与人” 岂不误人子弟? 反过来说,它也可以解为 “己之所欲,要施于人”, 其意马上露出破绽。

一句话要做至理名言,就要象科学定律一样经得起反复推敲。 中国人历来喜欢把所谓圣人的似是而非的话捧成金科玉律。最后就弄出了毛主席语录这样荒唐的东东。尽管毛本人后来意识到文化大革命不能只挂羊头卖狗肉,也得弄点真的。 所以借批林,也要批孔。我相信他的本意里面一定有唾弃传统文化糟粕的渴望。 毕竟毛并非不学无术之人。可惜好概念却被用到政治上而偏离了它应发展的方向。 结果现代国人还是跳不出儒家学说的圈套。还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不善者改之。” 不知是孔子本人的论点,还是他抄来的。据考证,孔子的大部分言论可能都是复制其先古的。如果中国人的祖先有什么重要的思想必须继承的话,这一句是值得考虑的。但必须重新解构。 纵观从孔子以来至今的解释,这句话从来就没有解正。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孔子实在称不上思想家。因为人类最重要的思想就隐藏在这句话当中,可中国人却从来不知道。 或许孔子知道原意却不认为是真理,所以就按他自己的意思来解释。结果以讹传讹到现在。”

听到这,又繁父亲半躺着的身子刷地做了起来开口道: “慢点,先喝口水再继续说。我这辈子头一遭感觉你会讲大道理了!我想你要是能把三人行说出新花样,且在理又有突破;那也算没白读那么多年书了。”

又繁的父亲自然想不到他的宝贝儿子把那么一句话已写成了宏篇巨著,而且起了个吓人的书名,大有复活文化大革命的味道。

又繁正要继续卖关子, 却听到手机响。开机发现房间内信号不好就走到外面去。大约几分钟又回来。正闭目沉思的父亲没有发现他略显慌乱的神态,正等他接着讲。 又繁说他的女友遇到点急事要他赶去帮忙得马上走了。 他又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叠小稿递给父亲并谦虚地要父亲指点。 父亲接过去看到抬头写着新三字经。错综复杂的情绪便涌上心头,这小子可是永不放弃啊!

简又繁的女友告诉了他一个惊人的消息,龙迈已被国际刑警通缉,罪名是谋杀为其工作的秘书。 他得赶往女友处了解详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龙迈的危机解密给地球村的许多人带来了一股新空气。这个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网站影响力自然与日俱增,迅速超过脸书和推特,并成为新闻媒介的宠儿。全民开始掀起了灵魂探索的热潮,其中简又繁对龙迈的出山欣喜若狂。因他一直与龙迈有同感,只是有点担心自己的研究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自从有了龙迈打头阵,他自然也没有理由不向传统文化开火。简又繁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 在一片至少革了几千年命的土壤孕育成长。一副反叛性格是他的基本特征,再加上其简氏祖宗的非凡基因和他臭老九父亲的悉心栽培,简氏家族繁荣富强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他的肩上。现在简又繁准备厚积薄发了,却还有两桩心思未了。第一件是他的父亲,他真的一直找不到与他达成共识的方法。 现在看来还是应了那句古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想当年他第一次革他父亲的命是篡改三字经。 为一句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争吵了20多年。当国学热再次兴起,父亲一副得意洋洋的老样又激起他把三字经狠狠地修理几遍。终于把他认为最重要的部分改得踏踏实实,却为悠悠华夏文明叹出口生气。 父亲现在一天天衰老,但始终长吁短叹。想想人生渡过十之有九,不如意事八九。出门忧国忧民,进屋满腹牢骚。 可就是不
想想怎么让自己开点心,通达些。 好歹学富五车,却始终钻不出来。 但简又繁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与他促漆谈心,就象小时候爸爸对他谆谆教导一样。当父亲提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时,又繁的反应从拍屁股就走,到反弩相讥, 到沉默不语,到好言好语。 父亲最终被他说服并同意: 与其生孩子不如生出新思想! 生孩子是小孝,生思想是大孝。 那是又繁平生第一次和父亲同时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 现在当他完成了他的宏篇巨著“文化必须在大革命中前进”这篇呕心沥血之作后,在他的心中却充满了激烈的矛盾。这本书他父亲看后可能会要了他的老命。 他怎能接受自己信一辈子的人生哲学被颠覆得一干二尽, 教了一生的道理错了十之八九? 思来想去, 简又繁决定还是先和他父亲勾通一下龙迈的生死观吧。 这个话题虽然有些禁忌,但好像他父亲对死从来并不在意,倒是对生无比的关注。 他们那一代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对死亡或许有更深刻的认识吧。又繁和父亲的对话毫不拖泥带水,他直奔主题。 问:“爸, 你相信人死后灵魂还继续存在吗?” “存不存在跟现在都没关系! 你不记得孔圣人说过: “未知生,焉知死” 和 “吾不语怪力乱神”这两句话了吗?” 他爸回答。“当然记得
! 不过孔子时代的知识和今天人类所掌握的知识已不可同日而语。他那时说 “未知生”如果是正确的,到现在就该是错的了。 而”怪力和神”被国人以外的人类翻来覆去讨论不知多少回。结果讨论出牛顿的三大定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现代霍金的大爆炸黑洞学说等。 现在我们还知道,比孔子时代更早一点的古希腊思想家泰勒斯的弟子阿那克西曼得,当时就已经提出了人类可能是物种进化而来的观点。而我们中国人祖祖辈辈的头脑好像都被孔子的思想圈起来直到今天都没有解放。我甚至有点怀疑我们中国的所谓文明似乎不那么货真价实。到今天都拿不出一点真正象样的思想竟然还在摆弄本来就不咋地的孔老二。”又繁一口气就想把他爸呛住。可他爸的思维还是敏感如前,一句话就把他的滔滔不觉打断。“你可够狂了你!又再借孔子骂我了不是?” 哎喲,又繁意识到说过头了,就赶紧打住。不然他爸可会又上纲又上线的把他骂个不停。 这人老了比小孩子还难伺候! 若不是孔圣人的孝道紧箍咒的作用,中国人这和谐社会可就难上加难嘍。 想想孔子的好处吧!沉默一会儿的又繁,竟然想不出一丁点孔子思想的好处来。因为在他的结论中,孔子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教育家,但还称不上令人信服
的思想家。 在又繁对孔论的考证中,就连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他都觉得大有问题,何况其他! 还是老父亲打破静得像黑夜似的隔膜,用难得温和的语气说到:“你也研究那么多年中国传统文化了,生死问题先放一边, 跟我说说你的最新进展吧。” 这头没开好,简又繁觉得还是缓一缓说 “文化必须在大革命中前进”这本书的主题。 顺着刚才的思路接着谈孔子,反正他也是书中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 “我已完全推敲出孔子名言中的问题,,至少在价值上需进行重估, 更要在思想上进行再认识。 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说法也还可以。但把它宣扬成国粹或至圣名言则太夸大其辞了。因为任何人所要和不要的东西都带有两种不同的性质。 如果遇到真理,这个 “己”由于无知而不想要, 他同时又 “勿施与人” 岂不误人子弟? 反过来说,它也可以解为 “己之所欲,要施于人”, 其意马上露出破绽。一句话要做至理名言,就要象科学定律一样经得起反复推敲。 中国人历来喜欢把所谓圣人的似是而非的话捧成金科玉律。最后就弄出了毛主席语录这样荒唐的东东。尽管毛本人后来意识到文化大革命不能只挂羊头卖狗肉,也得弄点真的。 所以借批林,也要批
孔。我相信他的本意里面一定有唾弃传统文化糟粕的渴望。 毕竟毛并非不学无术之人。可惜好概念却被用到政治上而偏离了它应发展的方向。 结果现代国人还是跳不出儒家学说的圈套。还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不善者改之。” 不知是孔子本人的论点,还是他抄来的。据考证,孔子的大部分言论可能都是复制其先古的。如果中国人的祖先有什么重要的思想必须继承的话,这一句是值得考虑的。但必须重新解构。 纵观从孔子以来至今的解释,这句话从来就没有解正。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孔子实在称不上思想家。因为人类最重要的思想就隐藏在这句话当中,可中国人却从来不知道。 或许孔子知道原意却不认为是真理,所以就按他自己的意思来解释。结果以讹传讹到现在。” 听到这,又繁父亲半躺着的身子刷地做了起来开口道: “慢点,先喝口水再继续说。我这辈子头一遭感觉你会讲大道理了!我想你要是能把三人行说出新花样,且在理又有突破;那也算没白读那么多年书了。”又繁的父亲自然想不到他的宝贝儿子把那么一句话已写成了宏篇巨著,而且起了个吓人的书名,大有复活文化大革命的味道。又繁正要继续卖关子, 却听到手机响。开机发现房间内信号不好就走到外面去。大
约几分钟又回来。正闭目沉思的父亲没有发现他略显慌乱的神态,正等他接着讲。 又繁说他的女友遇到点急事要他赶去帮忙得马上走了。 他又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叠小稿递给父亲并谦虚地要父亲指点。 父亲接过去看到抬头写着新三字经。错综复杂的情绪便涌上心头,这小子可是永不放弃啊!简又繁的女友告诉了他一个惊人的消息,龙迈已被国际刑警通缉,罪名是谋杀为其工作的秘书。 他得赶往女友处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