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谷子鬼 by 芦鸣

无独有偶。在傻蛋的宇宙生活于银河系生生园的吴多吴少两位兄弟按照傻蛋的旨意,也准备前来地球村寻找他的朋友上帝。因为傻蛋听说上帝在太阳系被人害了。傻蛋根本就不相信。根据他的认识,在生生园里多少人绞尽脑汁想让他也痛苦一回, 亿亿年都过去了,他还是那么乐哈哈的。 凭上帝的智慧,人类那小小的本事会把他怎么样? 但奇怪的是,上帝自从去了失乐园就硬生生的和他失去了联系。傻蛋自然要把他最历害的两个哥们派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虽然这可能会导致他坚守了亿亿年的不痛记录,被那几个比豺狼还凶猛的人魔打破,他也毫不在乎。但他忘了一点,他是生生园中唯一的不可有痛苦的灵魂。吴多吴少是他不可或缺的守护。让他们两个离开,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也导致他走上了不归路。

吴多吴少临走前过了把瘾。他们把常常捣乱的那几个家伙弄到一起当靶子狠狠地练了几回。也不知咋地,他们差点没把生生园弄得个底朝天,却还是没有尝到痛的滋味。他们俩因为知道就要去充满痛苦的地球村,也像傻蛋一样忘了,他们倆在生生园是既没痛苦也没快乐的那种。吴多吴少其实是不可以离开傻蛋的,那几个人模狗样的东西被他俩的盖世武功扁得全身骨架都散了,却欢喜得呼天抢地!谁让他们坏得连痛的滋味也没尝过,想投胎连门都找不到。他们认为,能给他们唯一机会的就是吴多吴少兄弟。可是,无论他们如何使坏, 吴多吴少始终让他们乐不欲生又生不如死。然生生园少有死地,却有无尽的爱域。 他们作为人魔,因为前世干尽了坏事,生生园是他们唯一的转世之所。他们必须在这里找回痛的感觉才能变回正常人,否则死不去而永不超生。当他们听说吴哥倆要走了,还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后来,当人魔发现真相后去找傻蛋算帐,终于酿成大祸。

傻蛋在生生园里是个人见人爱的大胖子。笑嘻嘻一张弥勒佛的脸,照到哪里哪里亮。 每天走东家串西家,忙着给人送欢欢。 但今天他只到吴多吴少兄弟家给他们饯行。 吴多吴少是与他一样在生生园里永远年青的那种。多数人生来就老态龙钟,最老的都有亿亿岁,真是惨不忍睹。除了他们仨能一眼望穿人们的本来面目外,其余人们互相间都心照不宣地以被化了装的形象为标准加上笑口常开,谁都不愿意让别人看清自己的真容。久而久之,连自己也看不清自己是谁了。生生园里最好最忙的生意莫过于化妆品和营养品两种,而且都发展到了极致。几乎所有人的年青状态都靠这两种东东维持,缺一不可。但它们的品质却參差不齐,价格也有天壤之别。已经习惯于天天享乐的人们自然还得努力工作以维持他们的基本需要。而有能耐发大财赚大钱的那些人,则可以享用让人还老返童功效的最高挡产品。但是对于人人趋之若鹜的痛苦则非钱财可以轻易换得。如何能够感受苦痛的方法在生生园因而成为最重要的知识。可惜对大多数人而言这种知识越来越遥不可及。无论傻蛋如何开导,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就是无法相信他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好在他还有两位知己用不着他苦口婆心的教育,大家臭气香头,惺惺相惜。但臭气是别人叫的,香头却是他们自个儿起的,今天他要和他们不醉不方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无独有偶。在傻蛋的宇宙生活于银河系生生园的吴多吴少两位兄弟按照傻蛋的旨意,也准备前来地球村寻找他的朋友上帝。因为傻蛋听说上帝在太阳系被人害了。傻蛋根本就不相信。根据他的认识,在生生园里多少人绞尽脑汁想让他也痛苦一回, 亿亿年都过去了,他还是那么乐哈哈的。 凭上帝的智慧,人类那小小的本事会把他怎么样? 但奇怪的是,上帝自从去了失乐园就硬生生的和他失去了联系。傻蛋自然要把他最历害的两个哥们派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虽然这可能会导致他坚守了亿亿年的不痛记录,被那几个比豺狼还凶猛的人魔打破,他也毫不在乎。但他忘了一点,他是生生园中唯一的不可有痛苦的灵魂。吴多吴少是他不可或缺的守护。让他们两个离开,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也导致他走上了不归路。吴多吴少临走前过了把瘾。他们把常常捣乱的那几个家伙弄到一起当靶子狠狠地练了几回。也不知咋地,他们差点没把生生园弄得个底朝天,却还是没有尝到痛的滋味。他们俩因为知道就要去充满痛苦的地球村,也像傻蛋一样忘了,他们倆在生生园是既没痛苦也没快乐的那种。吴多吴少其实是不可以离开傻蛋的,那几个人模狗样的东西被他俩的盖世武功扁得全身骨架都散了,却欢喜得呼天抢地!谁让他们坏得连痛
的滋味也没尝过,想投胎连门都找不到。他们认为,能给他们唯一机会的就是吴多吴少兄弟。可是,无论他们如何使坏, 吴多吴少始终让他们乐不欲生又生不如死。然生生园少有死地,却有无尽的爱域。 他们作为人魔,因为前世干尽了坏事,生生园是他们唯一的转世之所。他们必须在这里找回痛的感觉才能变回正常人,否则死不去而永不超生。当他们听说吴哥倆要走了,还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后来,当人魔发现真相后去找傻蛋算帐,终于酿成大祸。傻蛋在生生园里是个人见人爱的大胖子。笑嘻嘻一张弥勒佛的脸,照到哪里哪里亮。 每天走东家串西家,忙着给人送欢欢。 但今天他只到吴多吴少兄弟家给他们饯行。 吴多吴少是与他一样在生生园里永远年青的那种。多数人生来就老态龙钟,最老的都有亿亿岁,真是惨不忍睹。除了他们仨能一眼望穿人们的本来面目外,其余人们互相间都心照不宣地以被化了装的形象为标准加上笑口常开,谁都不愿意让别人看清自己的真容。久而久之,连自己也看不清自己是谁了。生生园里最好最忙的生意莫过于化妆品和营养品两种,而且都发展到了极致。几乎所有人的年青状态都靠这两种东东维持,缺一不可。但它们的品质却參差不齐,价格也有天壤之别。已经习惯于天天享乐的
人们自然还得努力工作以维持他们的基本需要。而有能耐发大财赚大钱的那些人,则可以享用让人还老返童功效的最高挡产品。但是对于人人趋之若鹜的痛苦则非钱财可以轻易换得。如何能够感受苦痛的方法在生生园因而成为最重要的知识。可惜对大多数人而言这种知识越来越遥不可及。无论傻蛋如何开导,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就是无法相信他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好在他还有两位知己用不着他苦口婆心的教育,大家臭气香头,惺惺相惜。但臭气是别人叫的,香头却是他们自个儿起的,今天他要和他们不醉不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