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芦鸣:《山海经》是千真万确的世界地理与科学论著

芦鸣说《山海经》 by 芦鸣

笔者继上周发现《山海经》《山经》南西北东四经记载的总里数与地球圆周之长度相吻合之后,本周又证实《中山经》的总里数还和地球的直径相吻合,因此充分证明《山海经》不但是千真万确的世界地理书,而且还是一部真正的科学著作。

如果有人怀疑《山经》的四方之经的总里数与地球赤道周长的里数如此相近是一种巧合的话,那么,《中山经》十二经的总里数和地球的直径几乎完全相等又怎么解释呢?笔者希望学术界或科学领域的有关专家也来计算一下这种巧合的概率是多少?

学术界对于《山海经》是一部在先秦时代已出现的作品的定论,基本没有疑义。但是关于《山海经》里面藏有易经八卦、阴阳五行、河图洛书等关乎中华文明起源核心内容的秘密,却是笔者在最近几年才彻底揭开的。到了今天,《山海经》最具科学内涵的一面终于露出真容,这个发现足以震惊世界。

现在,让我们先回顾一下关于赤道周长里数的有关数据与虚实之数的计算法。

根据笔者的统计,《山经》的里数包含了三个参考数据。一个数据是《山海经》书上记载的里数结论,它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每一经在结束时的总里数,《南山经》《北山经》各有三经,《西山经》《东山经》各有四经,《中山经》共有12经。所谓三个参考数据,即笔者根据书中记载的每一个里数相加出来的总数,与书中记载的前后数据都不同而产生的三组数据。比如《南山经》书中记录的最终里数是16380里(笔者称之为“记数”),但《南山一经》《南次二经》《南次三经》三经的里数按照书中记载的里数相加得出的是16680里(笔者称之为“虚数”),而根据每一座山名前标示的里数相加所得出的实际里数是15640里(笔者称之为“实数”),所以共有三组不同的数字。它们并不是校订或创作《山海经》时造成的失误,而是原作者的刻意安排,其中的两个密码已被笔者破解,其它的更多秘密则有待解码。第一个有关河图洛书的秘密,笔者在上篇文章已有论述(参考“芦鸣:找到了山海经全球地理的最关键证据”一文),在此不再复述,但需要再次说明的是关于虚实之数的计算法。

笔者根据阴阳学说的逻辑,在三组数据中选择“虚数”值来与赤道周长之数做比较,结果发现了《山经》南、西、北、东四经的总里数76591里与赤道周长的实际里数80150非常相近(差3559里),如果加上《山海经》在南极洲与大洋洲地理上有意留下的不到4000里的间距(南极洲到新西兰的最近距离不到4000里),可以说是完全吻合的。这样的逻辑有什么根据呢?那就得用《山海经》的古图,也就是九鼎图来加以说明。(如上图与下图)

从上面两幅插图可以看出,《山海经》世界地理路线的排序是《海外南经》(12国按逆时针顺序在赤道线以北绕地球一圈)《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从好望角由西向北最后到南极洲按顺时针绕整个地球一圈),与之对应的《南山经》《西山经》《北山经》《东山经》的山因此也就循此路径分布在全球的山脉和岛屿上,而山与山的虚拟距离(笔者认为它主要是用来计算地球圆周用的,所以并不是山与山之间的实际里数)的总数即是地球赤道的周长里数。其目的是指明《山经》的山涵盖了全球的主要名川大山,看看《山经》自己的结束语:天下名山…居地也…言其《五臧》,概其余小山甚众,不足记云…”首先强调的是“名山”,其次是“居地”,然后归结为《五臧》,而所谓《五臧》即是《五臧山经》。笔者认为,“臧”应该作“藏”解,概因《山经》藏着河图洛书中间的五数及阴阳五行的五数。

《南经》逆时针、《西经》《北经》《东经》顺时针的地理与天理顺序,其实是根据太阳系行星及地球旋转的运行规律来安排的,其目的自然是提醒后来者,天象、地象及人象三位一体是《山海经》天理、地理、人理的核心思想体系,而且是客观存在的现实状态,它们皆“法于阴阳,合于术数”!

“不信?吾(五)证明给你看!”创作《山海经》的目的即在于此。

记载里数的除南西北东这四方之经外,《中山经》的里数是不可以忽略的。既然南、西、北、东四经将地球圈了两圈来计算地球的圆周,其形象的比喻就像“中”字的一张“口”,那《中山经》的“理数”是否就是用来计算地球直径“中”线呢?

笔者为此就将《中山经》的里数进行统计,结果如下:统计的12经的实际总里数为:22419里(实数),书中说明的12经每一经的总里数之和为28593里(虚数),书中最后总结的总里数为21371(记数)。可以看出,作者刻意安排的三组数据的方式虽然和前面四经的完全一样,但有一个数据却明显和前四经不同。前四经的三组数据之间的差别都不大,而《中山经》这里的虚数与其它两组里数之间的差距多达6000里以上,真是太“虚”了。因此,笔者自然想到,南、西、北、中四经是用虚数来计算赤道圆周的长度的,那《中山经》应该是用哪一个数来计算地球直径的呢?我们先看看地球的直径究竟是多少。

根据以上数字计算,地球赤道的直径是2x6378公里,即12756公里,换算成里则是25512里。对照《中山经》的三组数据,好像比较靠近(虚实之数与之相差分别是3081里和3093里,类似于赤道周长里数的最初数差3559里)。若将虚实之数相加后取中间值,即(22419+28593)➗2=25506,这个数字竟然和地球直径的总数只差6里!

到此,谁还能否认《山海经》的里数不是用来说明地球的周长与直径的?同时,这不就等于做实了《山海经》世界地理的本义!既然《山海经》的里数都成了地球是个球体的证据,它记录的那么多海内外的山头与国难道还只局限在地球的某一片区域?这只能说明,中国古人的“天下”概念涵盖了“天圆”(宇宙观)与“地圆”(全球观),而中国之“中”的概念到此也找到了最根本的出处。

如果说笔者在前面将《山海经》未有明确记载的里数(南极洲大陆到新西兰之间的里数)来补充南、西、北、东四经的总里数,会有牵强附会之嫌的话,那笔者就再加另外一个计算法来做为三重证据之一。

根据笔者研究的结论,《南山经》的路径基本上是在赤道线上的,起点从肯尼亚火山开始至巴西亚马逊河出海口结束(如图),象征的是地球赤道一路可以走到天球赤道(参考“芦鸣:天干地支与星座的奥秘“一文)。

因此,《山经》象征“地方”的里数,准确地说是在《西山经》《北山经》《东山经》以及《中山经》的范围,更形象地说是在“中”的象形范围,或者将“中”字的一竖放在“口”内再旋转变形一下成为“日”亦可。

这样看,南、西、北、东、中这五经只能取四经的里数来计算地球的赤道圆周,方才符合“中”或“日”的根本概念。

前面用南西北东四经的里数计算赤道圆周使用的是虚数,其最后结果必须加上一个虚数(南极洲至新西兰的里数)才与赤道周长之数吻合。现在用《中山经》里数来替代《南山经》里数再计算,自然就用实数来合,因为一实一虚正好符合一阴一阳之道。

四经实际里数(实数)15640+《中山经》22419+《东山经》17860+《北山经》22560+《西山经》17662=80501里,这个总里数与地球赤道的总里数80076的误差才425里,已经接近得不得了了,但似乎还有点遗憾是不是?那再看看是否可以用未计算的《南山经》其中一座山的里数来弥补,结果发现《南山经》有里数的36座山(扣除4座未标明里数的山),最小的里数是300,最大的里数是500,中间数最接近425的恰好为400里,还有没有更接近的数可以用呢?为公平起见,还是取《南山经》一个山头里数的平均值吧,计算方法是将总实数15640➗36,结果得出了434,而434-425=+9,,误差之数只剩9里;或者用虚数16680➗40(共40座山),得出的是417,而417-425=-8,误差数只有8里。

如果将地球几千年的变化考虑进去的话,《山海经》当年计算的地球赤道周长与直径很可能就是当年地球圆周的实际长度。换句话说,《山海经》的里数所推算出的地球圆周与直径是完全精确的。

再比较一下,世界历史上有记录的最早计算地球圆周的人,是古埃及希腊裔的天文、数学、地理学家埃拉托斯特尼(公元前276-前194),他曾经推算出的地球圆周数是252000“斯塔德”(stadia,希腊尺寸单位),可惜“斯塔德”这个长度单位至今仍有争议,所以其换算成现在的公里数时就准确不了,但学界大多承认他推算出的距离介于79380里至93240里之间,其平均数为86310里,这和《山海经》计算出的里数差距就大了,何况《山海经》所用的里(500米)这个长度单位是没有争议的!

综上所述,《山海经》才是世界上对地球圆周与地球直径做最精确计算的最早记录,同时也证明《山海经》是全球地理历史文化的最早记录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笔者继上周发现《山海经》《山经》南西北东四经记载的总里数与地球圆周之长度相吻合之后,本周又证实《中山经》的总里数还和地球的直径相吻合,因此充分证明《山海经》不但是千真万确的世界地理书,而且还是一部真正的科学著作。如果有人怀疑《山经》的四方之经的总里数与地球赤道周长的里数如此相近是一种巧合的话,那么,《中山经》十二经的总里数和地球的直径几乎完全相等又怎么解释呢?笔者希望学术界或科学领域的有关专家也来计算一下这种巧合的概率是多少?学术界对于《山海经》是一部在先秦时代已出现的作品的定论,基本没有疑义。但是关于《山海经》里面藏有易经八卦、阴阳五行、河图洛书等关乎中华文明起源核心内容的秘密,却是笔者在最近几年才彻底揭开的。到了今天,《山海经》最具科学内涵的一面终于露出真容,这个发现足以震惊世界。现在,让我们先回顾一下关于赤道周长里数的有关数据与虚实之数的计算法。根据笔者的统计,《山经》的里数包含了三个参考数据。一个数据是《山海经》书上记载的里数结论,它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每一经在结束时的总里数,《南山经》《北山经》各有三经,《西山经》《东山经》各有四经,《中山经》共有12经。所谓三个参考数据,即笔
者根据书中记载的每一个里数相加出来的总数,与书中记载的前后数据都不同而产生的三组数据。比如《南山经》书中记录的最终里数是16380里(笔者称之为“记数”),但《南山一经》《南次二经》《南次三经》三经的里数按照书中记载的里数相加得出的是16680里(笔者称之为“虚数”),而根据每一座山名前标示的里数相加所得出的实际里数是15640里(笔者称之为“实数”),所以共有三组不同的数字。它们并不是校订或创作《山海经》时造成的失误,而是原作者的刻意安排,其中的两个密码已被笔者破解,其它的更多秘密则有待解码。第一个有关河图洛书的秘密,笔者在上篇文章已有论述(参考“芦鸣:找到了山海经全球地理的最关键证据”一文),在此不再复述,但需要再次说明的是关于虚实之数的计算法。笔者根据阴阳学说的逻辑,在三组数据中选择“虚数”值来与赤道周长之数做比较,结果发现了《山经》南、西、北、东四经的总里数76591里与赤道周长的实际里数80150非常相近(差3559里),如果加上《山海经》在南极洲与大洋洲地理上有意留下的不到4000里的间距(南极洲到新西兰的最近距离不到4000里),可以说是完全吻合的。这样的逻辑有什么根据呢
?那就得用《山海经》的古图,也就是九鼎图来加以说明。(如上图与下图)从上面两幅插图可以看出,《山海经》世界地理路线的排序是《海外南经》(12国按逆时针顺序在赤道线以北绕地球一圈)《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从好望角由西向北最后到南极洲按顺时针绕整个地球一圈),与之对应的《南山经》《西山经》《北山经》《东山经》的山因此也就循此路径分布在全球的山脉和岛屿上,而山与山的虚拟距离(笔者认为它主要是用来计算地球圆周用的,所以并不是山与山之间的实际里数)的总数即是地球赤道的周长里数。其目的是指明《山经》的山涵盖了全球的主要名川大山,看看《山经》自己的结束语:天下名山…居地也…言其《五臧》,概其余小山甚众,不足记云…”首先强调的是“名山”,其次是“居地”,然后归结为《五臧》,而所谓《五臧》即是《五臧山经》。笔者认为,“臧”应该作“藏”解,概因《山经》藏着河图洛书中间的五数及阴阳五行的五数。《南经》逆时针、《西经》《北经》《东经》顺时针的地理与天理顺序,其实是根据太阳系行星及地球旋转的运行规律来安排的,其目的自然是提醒后来者,天象、地象及人象三位一体是《山海经》天理、地理、人理的核心思想体系
,而且是客观存在的现实状态,它们皆“法于阴阳,合于术数”!“不信?吾(五)证明给你看!”创作《山海经》的目的即在于此。记载里数的除南西北东这四方之经外,《中山经》的里数是不可以忽略的。既然南、西、北、东四经将地球圈了两圈来计算地球的圆周,其形象的比喻就像“中”字的一张“口”,那《中山经》的“理数”是否就是用来计算地球直径“中”线呢?笔者为此就将《中山经》的里数进行统计,结果如下:统计的12经的实际总里数为:22419里(实数),书中说明的12经每一经的总里数之和为28593里(虚数),书中最后总结的总里数为21371(记数)。可以看出,作者刻意安排的三组数据的方式虽然和前面四经的完全一样,但有一个数据却明显和前四经不同。前四经的三组数据之间的差别都不大,而《中山经》这里的虚数与其它两组里数之间的差距多达6000里以上,真是太“虚”了。因此,笔者自然想到,南、西、北、中四经是用虚数来计算赤道圆周的长度的,那《中山经》应该是用哪一个数来计算地球直径的呢?我们先看看地球的直径究竟是多少。根据以上数字计算,地球赤道的直径是2x6378公里,即12756公里,换算成里则是25512里。对照《中山
经》的三组数据,好像比较靠近(虚实之数与之相差分别是3081里和3093里,类似于赤道周长里数的最初数差3559里)。若将虚实之数相加后取中间值,即(22419+28593)➗2=25506,这个数字竟然和地球直径的总数只差6里! 到此,谁还能否认《山海经》的里数不是用来说明地球的周长与直径的?同时,这不就等于做实了《山海经》世界地理的本义!既然《山海经》的里数都成了地球是个球体的证据,它记录的那么多海内外的山头与国难道还只局限在地球的某一片区域?这只能说明,中国古人的“天下”概念涵盖了“天圆”(宇宙观)与“地圆”(全球观),而中国之“中”的概念到此也找到了最根本的出处。如果说笔者在前面将《山海经》未有明确记载的里数(南极洲大陆到新西兰之间的里数)来补充南、西、北、东四经的总里数,会有牵强附会之嫌的话,那笔者就再加另外一个计算法来做为三重证据之一。根据笔者研究的结论,《南山经》的路径基本上是在赤道线上的,起点从肯尼亚火山开始至巴西亚马逊河出海口结束(如图),象征的是地球赤道一路可以走到天球赤道(参考“芦鸣:天干地支与星座的奥秘“一文)。因此,《山经》象征“地方”的里数,准
确地说是在《西山经》《北山经》《东山经》以及《中山经》的范围,更形象地说是在“中”的象形范围,或者将“中”字的一竖放在“口”内再旋转变形一下成为“日”亦可。这样看,南、西、北、东、中这五经只能取四经的里数来计算地球的赤道圆周,方才符合“中”或“日”的根本概念。前面用南西北东四经的里数计算赤道圆周使用的是虚数,其最后结果必须加上一个虚数(南极洲至新西兰的里数)才与赤道周长之数吻合。现在用《中山经》里数来替代《南山经》里数再计算,自然就用实数来合,因为一实一虚正好符合一阴一阳之道。 四经实际里数(实数)15640+《中山经》22419+《东山经》17860+《北山经》22560+《西山经》17662=80501里,这个总里数与地球赤道的总里数80076的误差才425里,已经接近得不得了了,但似乎还有点遗憾是不是?那再看看是否可以用未计算的《南山经》其中一座山的里数来弥补,结果发现《南山经》有里数的36座山(扣除4座未标明里数的山),最小的里数是300,最大的里数是500,中间数最接近425的恰好为400里,还有没有更接近的数可以用呢?为公平起见,还是取《南山经》一个山头里数的平
均值吧,计算方法是将总实数15640➗36,结果得出了434,而434-425=+9,,误差之数只剩9里;或者用虚数16680➗40(共40座山),得出的是417,而417-425=-8,误差数只有8里。如果将地球几千年的变化考虑进去的话,《山海经》当年计算的地球赤道周长与直径很可能就是当年地球圆周的实际长度。换句话说,《山海经》的里数所推算出的地球圆周与直径是完全精确的。 再比较一下,世界历史上有记录的最早计算地球圆周的人,是古埃及希腊裔的天文、数学、地理学家埃拉托斯特尼(公元前276-前194),他曾经推算出的地球圆周数是252000“斯塔德”(stadia,希腊尺寸单位),可惜“斯塔德”这个长度单位至今仍有争议,所以其换算成现在的公里数时就准确不了,但学界大多承认他推算出的距离介于79380里至93240里之间,其平均数为86310里,这和《山海经》计算出的里数差距就大了,何况《山海经》所用的里(500米)这个长度单位是没有争议的! 综上所述,《山海经》才是世界上对地球圆周与地球直径做最精确计算的最早记录,同时也证明《山海经》是全球地理历史文化的最早记
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