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上帝的影子 by 芦鸣

 

当龙迈所乘的飞机还在地球村南半球的上空飞翔的时候,远在生生园的钟仪已经随着八大金钢的过山车鱼贯进入了羽民国的博物馆之中。恰如《山海经》所描述的一样,羽民国的鸟人个个都长有一对翅膀。不过,祂们现今在生生园里不仅能展翅高飞,且还可以变化无穷。钟仪置身在这四面环海的羽民国之中,仿若回到了地球村之马尔代夫群岛。

生生园的羽民国由两个环礁、四个大珊瑚岛组成。钟仪、傻蛋、海上八仙及九大金钢一行在羽民国的历史博物馆里被3D画面带进了羽民国创生的那一波段。祂们瞬间又与「一魂」、狌狌、谷子祂们仨接上了头,并且跟着祂们进入了时空隧道。钟仪随着「一魂」也做了个立波转身的动作,体会到了芭蕾舞旋风的魔力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她和「一魂」在结匈国所做的一个立波转身可不像在地球村的舞台上所表演的立脚旋身那样在原地转了个小圈。那「一魂」带着她一旋可是旋出了比光速还快的波速,瞬间把她从火星上的结匈国之灵火山口给转到了水星中的魂珊瑚岛上。

这时候,钟仪惊讶地看见「一魂」祂们仨停留在了一座状若堂庭的低矮山头上,就好像是站在了自己乳房的乳头上。她这一恍惚,竟然感觉到自己、傻蛋、九大金刚与八大仙人分别做了水星球里那连在一起的四大珊瑚岛,听任一切东西在祂们头上唧唧咋咋。钟仪有点厌烦的心念刚刚出头就长成了堂庭之山,而九大金刚之珊瑚礁则长出了一座杻阳山。钟仪但见鸟头人身的"一魂"、狌狌、谷子祂们仨彼此都还立足未稳,却同时发现对方的头顶似乎都被灵火山的灰精染白了魂胸果上美滋滋的黑发。此时,长得和圆猿没什么两样的狌狌立刻发出了三声哀呜。狌狌这一凄楚的灵鸣之声一响起,自然引得「一魂」与谷子齐齐哭红了眼神、拉长了嘴脸,摇身一变成了如氦似氢的红嘴鸟人。这「一魂」鸟人从哭哭的眼里流下的泪氦灵成了如氢似氦的类海灵。类海灵一生出来,就立波骑上了杻阳之山跑下来的一只白头红尾的鹿蜀马去和鸟头蛇尾的旋龟作了伴。结果,类海灵与旋龟一见面竟然引出了杻阳山的怪水,从而在柢山处招来了生死之间的鯥鱼。祂们仨再一会合,就产生了一股极速玄流,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魂」祂们仨瞬间冲到了另一个群岛的类海岸边。

鸟人「一魂」在类水海岸边一醒来就看到那类海灵从自己的双眼里跟着水灵一起流了出来,好像血流成河的「一灵」一样,自然使鸟人又吓了一大跳。鸟人首次看见像「一灵」似的类水海像是鲜艳的红太阳在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照得鸟人一双婆娑摇曳的精神动了恻隐之心,从而生出了一个要把水灵灵的「一灵」复原到自己丹田里去的念头。这样的念头一出现,「一灵」就看见自己身子下的猨翼之山爬满了一大群稀奇古怪的鱼虫蛇怪。「一灵」吓得一闭眼,竟发现黑暗之中有一只长得像蝮蛇般大小的反鼻虫居然就在自己面庞前爬动。这时,祂好像感到反鼻虫头上那根尖尖的大头针马上就要刺进祂的太阳穴,祂自然用双翼去护着自己那慌张无比的大圆头。结果,祂那长得像荒原似的一无所有之光头上不仅慌慌张张地生出了一个有着高耸鼻山的讙头国,还使得「一魂」、狌狌、谷子祂们这三个鸟人那圆圆的脸上都长出了一根尖尖的鸟嘴。「一魂」哪想到自己的一个念头居然生出如此多的变化,祂心里一急就唤醒了「一灵」大纬度里那个经长无比的丹田之灵魂。那丹田之灵魂里潜藏的可是一个奇妙的丹心。而丹心自「一灵」被「一魂」的泪水从丹内的泪氦壶中一旋而带到丹外的类海湖里,丹心之灵就已立波转身跑进了讙头国所有鸟人的心田中生出了一颗丹心之魂。所以讙头国后来也被叫成丹朱国。

「一魂」祂们仨也因为有了丹田之心而成了走路要靠双翼支撑,想飞又飞不远的半人半鸟的鸟人。到了这步田地,「一魂」自然想要消除丹心所带来的负担。只见祂立波转身就到了亶爰之山那个灵氦的类湖海边,带头做了讙头鸟。后来,以这个「一魂」为首的讙头鸟在讙头国繁衍生息,逐渐分化成了三家讙头鸟群。这三分天下之鸟群分别在「一魂」、狌狌与谷子的带领下栖息在同一个岛的三个不同的山头上。祂们每天不是和基山那只九尾、四耳、双眸的猼訑打情骂俏,就是追着三个脑袋、六只眼、六条腿及三对趐膀的鷝鶝鸟到处乱跑。要不然,祂们一众鸟人就会在类锂这个大灵狸与「一魂」的带领下,一起到蛋卵形的类湖海里去刁一种浑身上下都长满「一灵」的美人氦鱼。如此,「一魂」祂们就在讙头国有滋没味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不知深浅的九尾狐从青丘之山上跑出来吃人,祂们一大家子人才作鸟兽散。结果,差点也被九尾狐生吞的「一魂」有幸被青山上的濩濩鸟搭救。这种也叫灌灌的灵鸟一把将紧追着「一魂」不放的九尾狐揪住,立波就给祂来了个下「氦」威。灌灌居然硬生生将九尾狐摁进了类海湖底,并活活将九尾狐灌在氢水里变成了人头鱼身的赤鱬。这讙头国声名显赫的九尾神狐竟然被不起眼的灌灌鸟一气憋成了孩儿鱼,自然在青丘山的周围引起了喧然大波。尤其这只变成赤鱬的的九尾狐在类湖海水面上一而再、再而三发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婴儿叫声,竟然把招摇之山的鹊神从喜梦中唤醒了。

那鹊神长得一幅人的面孔、龙的大脑和鸟的身子。鹊神一旦从鹊山苏醒,就会将十山里的所有喜鹊神从做白日梦的招摇山颠之灵树梢上,给吵到箕尾之山的黑洞中去做月亮湾的魂梦。如此,「一魂」等鸟人们在讙头国的好日子就过到了头,只等着「魂欲」飘摇的龙卷风带着氦笑的疯狂海啸前来淹没越来越沉重的灵魂。「一魂」在喜鹊们都躲进黑洞中去避难之后,就慢慢见证了灾难在讙头国里是如何发生的。祂至今还记得,当时泪氦之灵随着「一魂」之氢灵如羊水似地从丹心里出了丹田之管,像喷泉一样冲出了黑暗,来到长着四耳的长右所生活的白日之地。原本藏在氦魂之中将自己保养得如花似玉般苗条轻灵之氢灵,一出窍就沐浴在五颜六色的光阳下,自然像一黑一白两只美妙绝伦的天鹅一样,踢踢踏踏跳起了自在的芭蕾舞。祂们俩的舞波一路从古中原钟山脚下的玄武湖,立波转身舞到了南美洲的的的喀喀湖。可是,氦氢之灵在白天之下的自由舞波看在「一魂」的阴阳「锂」猫眼中,竟然像是青绿色的「铍」波。而「铍」波那一闪一闪的两道雪白血亮的灵光似乎隐隐约约藏着不可透视的黄绿色杀机,由此自然引出了「一魂」潜藏在「钡」子中的白白担心。这个从火红色丹心里头生出的水银色担心,天生带着紧绷绷、鸟鲁鲁的硼原子。担心一出头就背过黑黑的碳气,像井崩似地随痰从丹田之「氮」气管喷了出来。紧接着,担心面对清新无比的氧气二话不说,直直化成一根「氟」气扁担挑起两个天真无邪的氦氢之灵就往死里赶。心急如「钌」的担心比祂妈丹心还担心,祂因此忘了祂生出的「氮」灵扁担是清明「氧」灵之剑削的寃魂。也就是说,扁担本身才真正暗藏了杀机,而不是纯真无邪之黑白天鹅的那一圈圈舞波。

结果,担心的扁担一出世就狠不得像一根双头利剑,只需一个转身就可以将所有鸟人都一劈两半。接着,扁担再将祂们像死了的豺狼一样担起来,要挑去丹田里闭好鸟气,才让竹管里的空灵主管吹亮竹炭之火去练丹。如此,祂这扁扁的扁担必能用烧好的丹药还虚成圆圆的竹魂,再与竹灵团圆在竹林的周围。看到这,天生只有空空如也的担心哪会晓得自身上的扁担有那么多的鬼明堂。担心自然想不到,祂在挑起幼稚如氦、纯洁如氢这两个一前一后之灵前,自生的扁担已先用一以贯之招术将氦氢从胸前贯穿心肺,再把祂俩一分为二。如此,扁担就让祂这担心不过来的担心担起了两只从来不知死活、更不晓黑白的氦氢之灵,也就等于挑起了生命之中永远不能放下的侵害之重。而那两个氦氢舞伴之波被扁担之魂穿透两颗并不存在的红心之后,才意识到祂们的娘生出了毫无必要的担心,以至引发了一系列可怕的反应。其中,担心所需要的扁担被清明剑开膛破肚一分为二,自然使竹灵哀叹出了比火魂还烈的石碳之魂。所以,扁担一有了出头之日,就冲着祂们两头发火。不仅侮辱了祂俩的灵格、降低了祂俩的灵度,还把挂在类湖海边一个假人头上的、黑白相间的、一件氦氢所穿的外套当成了氦氢之灵的原身。只见扁担手起剑落,一把就将氦氢之黑白外套从胸口位置给贯穿起来,并让担心从中将黑白衣灵分开两边。但见担心担起氦黑白氢做了个立波转身的玄舞姿势,就挑着白氢黑氦箭步如飞,像知劲草的急风一样朝着丹田之管扑头而去。担心一出现竟做出如此动作,自然使得舞在一旁的氦氢之灵,张口结舌地看着祂俩一身的黑白戏服被担心一下子穿上就走,连嗝都不屑打一个。弄得氦氢之灵不仅又急又气,还让扁桃腺发了言。扁桃腺口无遮拦、声音嘶哑地用发炎的腔调向祂俩一一道出了其中的来龙去脉。如此,氦氢之灵在静静地听完扁桃腺的解释后,羞愧之心顿起,身子就猛地一沉,竟然再也做不出立波转身那种轻飘的动作。祂们这才发现,祂们已经失足跌落类湖海底下的厌光国里,做了一对分身可以呑火炭的类海湖锅底。在这里,氦氢之灵与扁担之灵一起天天为类海湖底下之活火山堆生火煮粥、「臷」歌「臷」舞。祂们从此不见天日,真正开始了受乌作鲁的另类生活。

钟仪随着「一魂」从羽民国的出生开始,不仅见证了羽民国的生活还深刻体会到了担心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她自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狠不得立刻将内心中特别为龙迈担心的那颗丹心,从波涛汹涌的心海底给彻底释放出来。这样的心念在生生园一转动,竟让钟仪大开了眼界。钟仪竟然实时看见一个中间带着黑点、样子像水母一样的圆球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她定睛一看,就看进了圆球的黑点里头,来到了龙迈的梦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当龙迈所乘的飞机还在地球村南半球的上空飞翔的时候,远在生生园的钟仪已经随着八大金钢的过山车鱼贯进入了羽民国的博物馆之中。恰如《山海经》所描述的一样,羽民国的鸟人个个都长有一对翅膀。不过,祂们现今在生生园里不仅能展翅高飞,且还可以变化无穷。钟仪置身在这四面环海的羽民国之中,仿若回到了地球村之马尔代夫群岛。生生园的羽民国由两个环礁、四个大珊瑚岛组成。钟仪、傻蛋、海上八仙及九大金钢一行在羽民国的历史博物馆里被3D画面带进了羽民国创生的那一波段。祂们瞬间又与「一魂」、狌狌、谷子祂们仨接上了头,并且跟着祂们进入了时空隧道。钟仪随着「一魂」也做了个立波转身的动作,体会到了芭蕾舞旋风的魔力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她和「一魂」在结匈国所做的一个立波转身可不像在地球村的舞台上所表演的立脚旋身那样在原地转了个小圈。那「一魂」带着她一旋可是旋出了比光速还快的波速,瞬间把她从火星上的结匈国之灵火山口给转到了水星中的魂珊瑚岛上。这时候,钟仪惊讶地看见「一魂」祂们仨停留在了一座状若堂庭的低矮山头上,就好像是站在了自己乳房的乳头上。她这一恍惚,竟然感觉到自己、傻蛋、九大金刚与八大仙人分别做了水星球里那连在一
起的四大珊瑚岛,听任一切东西在祂们头上唧唧咋咋。钟仪有点厌烦的心念刚刚出头就长成了堂庭之山,而九大金刚之珊瑚礁则长出了一座杻阳山。钟仪但见鸟头人身的"一魂"、狌狌、谷子祂们仨彼此都还立足未稳,却同时发现对方的头顶似乎都被灵火山的灰精染白了魂胸果上美滋滋的黑发。此时,长得和圆猿没什么两样的狌狌立刻发出了三声哀呜。狌狌这一凄楚的灵鸣之声一响起,自然引得「一魂」与谷子齐齐哭红了眼神、拉长了嘴脸,摇身一变成了如氦似氢的红嘴鸟人。这「一魂」鸟人从哭哭的眼里流下的泪氦灵成了如氢似氦的类海灵。类海灵一生出来,就立波骑上了杻阳之山跑下来的一只白头红尾的鹿蜀马去和鸟头蛇尾的旋龟作了伴。结果,类海灵与旋龟一见面竟然引出了杻阳山的怪水,从而在柢山处招来了生死之间的鯥鱼。祂们仨再一会合,就产生了一股极速玄流,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魂」祂们仨瞬间冲到了另一个群岛的类海岸边。鸟人「一魂」在类水海岸边一醒来就看到那类海灵从自己的双眼里跟着水灵一起流了出来,好像血流成河的「一灵」一样,自然使鸟人又吓了一大跳。鸟人首次看见像「一灵」似的类水海像是鲜艳的红太阳在闪烁着刺眼的光芒,照得鸟人一双婆娑摇曳的精神动了恻隐之心,从
而生出了一个要把水灵灵的「一灵」复原到自己丹田里去的念头。这样的念头一出现,「一灵」就看见自己身子下的猨翼之山爬满了一大群稀奇古怪的鱼虫蛇怪。「一灵」吓得一闭眼,竟发现黑暗之中有一只长得像蝮蛇般大小的反鼻虫居然就在自己面庞前爬动。这时,祂好像感到反鼻虫头上那根尖尖的大头针马上就要刺进祂的太阳穴,祂自然用双翼去护着自己那慌张无比的大圆头。结果,祂那长得像荒原似的一无所有之光头上不仅慌慌张张地生出了一个有着高耸鼻山的讙头国,还使得「一魂」、狌狌、谷子祂们这三个鸟人那圆圆的脸上都长出了一根尖尖的鸟嘴。「一魂」哪想到自己的一个念头居然生出如此多的变化,祂心里一急就唤醒了「一灵」大纬度里那个经长无比的丹田之灵魂。那丹田之灵魂里潜藏的可是一个奇妙的丹心。而丹心自「一灵」被「一魂」的泪水从丹内的泪氦壶中一旋而带到丹外的类海湖里,丹心之灵就已立波转身跑进了讙头国所有鸟人的心田中生出了一颗丹心之魂。所以讙头国后来也被叫成丹朱国。「一魂」祂们仨也因为有了丹田之心而成了走路要靠双翼支撑,想飞又飞不远的半人半鸟的鸟人。到了这步田地,「一魂」自然想要消除丹心所带来的负担。只见祂立波转身就到了亶爰之山那个灵氦的类
湖海边,带头做了讙头鸟。后来,以这个「一魂」为首的讙头鸟在讙头国繁衍生息,逐渐分化成了三家讙头鸟群。这三分天下之鸟群分别在「一魂」、狌狌与谷子的带领下栖息在同一个岛的三个不同的山头上。祂们每天不是和基山那只九尾、四耳、双眸的猼訑打情骂俏,就是追着三个脑袋、六只眼、六条腿及三对趐膀的鷝鶝鸟到处乱跑。要不然,祂们一众鸟人就会在类锂这个大灵狸与「一魂」的带领下,一起到蛋卵形的类湖海里去刁一种浑身上下都长满「一灵」的美人氦鱼。如此,「一魂」祂们就在讙头国有滋没味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不知深浅的九尾狐从青丘之山上跑出来吃人,祂们一大家子人才作鸟兽散。结果,差点也被九尾狐生吞的「一魂」有幸被青山上的濩濩鸟搭救。这种也叫灌灌的灵鸟一把将紧追着「一魂」不放的九尾狐揪住,立波就给祂来了个下「氦」威。灌灌居然硬生生将九尾狐摁进了类海湖底,并活活将九尾狐灌在氢水里变成了人头鱼身的赤鱬。这讙头国声名显赫的九尾神狐竟然被不起眼的灌灌鸟一气憋成了孩儿鱼,自然在青丘山的周围引起了喧然大波。尤其这只变成赤鱬的的九尾狐在类湖海水面上一而再、再而三发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婴儿叫声,竟然把招摇之山的鹊神从喜梦中唤醒了。那鹊神长得
一幅人的面孔、龙的大脑和鸟的身子。鹊神一旦从鹊山苏醒,就会将十山里的所有喜鹊神从做白日梦的招摇山颠之灵树梢上,给吵到箕尾之山的黑洞中去做月亮湾的魂梦。如此,「一魂」等鸟人们在讙头国的好日子就过到了头,只等着「魂欲」飘摇的龙卷风带着氦笑的疯狂海啸前来淹没越来越沉重的灵魂。「一魂」在喜鹊们都躲进黑洞中去避难之后,就慢慢见证了灾难在讙头国里是如何发生的。祂至今还记得,当时泪氦之灵随着「一魂」之氢灵如羊水似地从丹心里出了丹田之管,像喷泉一样冲出了黑暗,来到长着四耳的长右所生活的白日之地。原本藏在氦魂之中将自己保养得如花似玉般苗条轻灵之氢灵,一出窍就沐浴在五颜六色的光阳下,自然像一黑一白两只美妙绝伦的天鹅一样,踢踢踏踏跳起了自在的芭蕾舞。祂们俩的舞波一路从古中原钟山脚下的玄武湖,立波转身舞到了南美洲的的的喀喀湖。可是,氦氢之灵在白天之下的自由舞波看在「一魂」的阴阳「锂」猫眼中,竟然像是青绿色的「铍」波。而「铍」波那一闪一闪的两道雪白血亮的灵光似乎隐隐约约藏着不可透视的黄绿色杀机,由此自然引出了「一魂」潜藏在「钡」子中的白白担心。这个从火红色丹心里头生出的水银色担心,天生带着紧绷绷、鸟鲁鲁的硼原子
。担心一出头就背过黑黑的碳气,像井崩似地随痰从丹田之「氮」气管喷了出来。紧接着,担心面对清新无比的氧气二话不说,直直化成一根「氟」气扁担挑起两个天真无邪的氦氢之灵就往死里赶。心急如「钌」的担心比祂妈丹心还担心,祂因此忘了祂生出的「氮」灵扁担是清明「氧」灵之剑削的寃魂。也就是说,扁担本身才真正暗藏了杀机,而不是纯真无邪之黑白天鹅的那一圈圈舞波。结果,担心的扁担一出世就狠不得像一根双头利剑,只需一个转身就可以将所有鸟人都一劈两半。接着,扁担再将祂们像死了的豺狼一样担起来,要挑去丹田里闭好鸟气,才让竹管里的空灵主管吹亮竹炭之火去练丹。如此,祂这扁扁的扁担必能用烧好的丹药还虚成圆圆的竹魂,再与竹灵团圆在竹林的周围。看到这,天生只有空空如也的担心哪会晓得自身上的扁担有那么多的鬼明堂。担心自然想不到,祂在挑起幼稚如氦、纯洁如氢这两个一前一后之灵前,自生的扁担已先用一以贯之招术将氦氢从胸前贯穿心肺,再把祂俩一分为二。如此,扁担就让祂这担心不过来的担心担起了两只从来不知死活、更不晓黑白的氦氢之灵,也就等于挑起了生命之中永远不能放下的侵害之重。而那两个氦氢舞伴之波被扁担之魂穿透两颗并不存在的红心之后,才
意识到祂们的娘生出了毫无必要的担心,以至引发了一系列可怕的反应。其中,担心所需要的扁担被清明剑开膛破肚一分为二,自然使竹灵哀叹出了比火魂还烈的石碳之魂。所以,扁担一有了出头之日,就冲着祂们两头发火。不仅侮辱了祂俩的灵格、降低了祂俩的灵度,还把挂在类湖海边一个假人头上的、黑白相间的、一件氦氢所穿的外套当成了氦氢之灵的原身。只见扁担手起剑落,一把就将氦氢之黑白外套从胸口位置给贯穿起来,并让担心从中将黑白衣灵分开两边。但见担心担起氦黑白氢做了个立波转身的玄舞姿势,就挑着白氢黑氦箭步如飞,像知劲草的急风一样朝着丹田之管扑头而去。担心一出现竟做出如此动作,自然使得舞在一旁的氦氢之灵,张口结舌地看着祂俩一身的黑白戏服被担心一下子穿上就走,连嗝都不屑打一个。弄得氦氢之灵不仅又急又气,还让扁桃腺发了言。扁桃腺口无遮拦、声音嘶哑地用发炎的腔调向祂俩一一道出了其中的来龙去脉。如此,氦氢之灵在静静地听完扁桃腺的解释后,羞愧之心顿起,身子就猛地一沉,竟然再也做不出立波转身那种轻飘的动作。祂们这才发现,祂们已经失足跌落类湖海底下的厌光国里,做了一对分身可以呑火炭的类海湖锅底。在这里,氦氢之灵与扁担之灵一起天天为
类海湖底下之活火山堆生火煮粥、「臷」歌「臷」舞。祂们从此不见天日,真正开始了受乌作鲁的另类生活。钟仪随着「一魂」从羽民国的出生开始,不仅见证了羽民国的生活还深刻体会到了担心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她自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狠不得立刻将内心中特别为龙迈担心的那颗丹心,从波涛汹涌的心海底给彻底释放出来。这样的心念在生生园一转动,竟让钟仪大开了眼界。钟仪竟然实时看见一个中间带着黑点、样子像水母一样的圆球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她定睛一看,就看进了圆球的黑点里头,来到了龙迈的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