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上帝的影子 by 芦鸣

 

独角金刚驳是在傻蛋的要求之下将游山玩水的节目全改成了参观博物馆的行程。傻蛋这么做,纯粹是因为钟仪的到来。钟仪有幸转世生生园,一出生已经长得和前世一般大;一转念,已能像傻蛋一样地思考。况且她此时还仍保存着在地球村里的记忆,傻蛋自然不失时机地让她参观博物馆。这样的安排对于钟仪来说,真乃善莫大焉!钟仪抬头才见到三身的招牌,低头即被一众长着三个身子的服务员们热情地招呼并安排坐在了博物馆的雅座上。

等到傻蛋及所有来宾都坐定之后,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钟仪随即发觉自己好像坐在了寂静苍穹的中央。她环视密不透风的四周,还来不及看清楚周围的状况,就听见活灵活现的立体声伴随着超3D画面开始了不惑国起源的介绍。不惑国也就是三身国,是宇宙中所有物质生物成形之前的一种生命状态。这样的生命状态是介于纯灵状态与纯物状态之间的纯魂状态,这种状态曾被地球人形容为中阴身。中阴身只有在三身国之国度里才能被透视,或者说被看清楚。因为三身国之所有生物实际上都没有固定的形态,所以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你想要看到的任何样子。只是万变不离其中,无论祂们怎么变,你都可以看到有三个永远跑不掉的祼体之身如影随行般不离左右。正因为如此,生生园中依然喜欢将本来面目包起来的东西都不太愿意生活在三身国之中。说到三身国的起源,必然得先说三身国之三个前身。

第一个前身是长臂国,第二个前身是周饶国,第三个前身是结匈国。钟仪一听到结匈国,就想起了龙迈曾与她一起研究过的那本《山海经》。这三身国起源的介绍怎么这么像《山海经》里的内容啊!《山海经》里记载的第一国,即是海外南经所介绍的结匈国。这结匈国当初究竟是如何诞生的?钟仪看到了近在眼前,触手可得的创世景象。她感到自己置身在生生园的天海中,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悠游之感让自己沉浸在寂静无声的波段中。她觉得全身都溶化在海波的自由里,心绪有如一丝不挂的少女在水中解放了思想的桎梏,充分感到了无限的自在。然后,她看到一个异常面熟的美人鱼带着光从一个类似黑洞的地方来到她的面前。只听祂开始自我介绍说,祂叫「魂一」,自灵的故乡而来。灵的故乡拥有一座山,叫灵三。灵三的周围有一片海,叫内氦。她这个「魂一」在内氦之海出生,于海底绕了一圈之后,发现四周一无所有,就想到了外海。「魂一」接着说,祂大概一时忘却了自已是大灵的第一分身,祂的任何念头都可以创造一个新世界。因此,当祂在内心一念到外海,前胸之内马上就有火一样的东西像氦水似地开始汹涌澎湃,一如人的胸腔长了个发炎的疖子似的鼓了起来。与此同时,「魂一」做了一个立波转身的动作将自己从氦海之内旋到了氦海之外。结果,「魂一」不仅摇身一变成了「一魂」,还同时将自己蒙成了一个前胸像男人的喉节一样突出、样子怪怪的鸟东西。只不过,「一魂」并不觉得前胸凸显出来会招谁惹谁,反正祂在氦海外是天下第一大之魂,祂因此坐在招摇之山头未作第二想,而只顾埋身在自己的魂胸果之下的丹田里面寻寻觅觅,找到了第一个人生的伴侣狌狌。狌狌从「一魂」的丹田里一出来就变得很快,狌狌自然不像祂这美人鱼似的总喜欢呆在氦海里。狌狌最喜欢的就是跳到氦海上面去抛头露面。狌狌跳着、跳着,自然就越跳越高、越抛越远。狌狌自然将氦海底的火山头也顺带着越扯越高,终于让长得跟「谷」一样的火山在氦海上伸出了头、露了面。结果在不久后,「一魂」与狌狌就多了一个活火山之魂来做祂俩的伙伴,祂俩自然把火山之魂形象地称作谷子。从此,谷子就和人面白耳的狌狌、人面鱼身的「一魂」一起在海外西南角的灵火山头上创建了结匈国。没想到,有天「一魂」祂们仨在玩过家家的游戏时,竟都把灵火山头当成了鬼火山口。以为这样可以吓唬从不发火的灵火山。结果,灵火山虽然还是灵火山,但鬼火山口却显现出了如假似真的鬼影。那鬼影像黑烟似地一出头就越冒越大,自然使得「一魂」祂们这三个天真无邪的小伙伴大吃一惊。祂们那一惊可是非同小可。祂们不自然的一惊,居然在祂们仨的背上都惊出了一对翅膀。有了翅膀的「一魂」带头起身做了个立波转身的高超动作,就带着谷子和狌狌飞出了好似火山爆发的结匈国。

从此,「一魂」祂们仨就一路飞啊飞。祂们越过高山之灵,越过平原之魂,跨过了奔腾的灵魂之河。祂们仨一代接一代,自结匈国起,飞至羽民国,再到讙头国止,完成了头三代。接着重新来过,「一魂」还是「一魂」,狌狌变成又繁,谷子还是谷子。祂们自厌火国转世,到臷国落脚,再于贯胸国担当重任,完成了又三代。然后就到了第七代,「一魂」终于变成了「一零」,又繁还是又繁,谷子熬成了谷子鬼。祂们躺在交胫国的水里修身养性,与不死国之不死民往来。之后,祂们又到岐舌国的林中去自言自语,并于三首国的魂中找回了自己。祂们至此已不知不觉混了九代,自然像疲倦的小鸟想到了归林。祂们仨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就落入了周饶国,好像叶落归根般回到了原地。结果,祂们仨又看到了结匈国那活火山还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祂们仨在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煎熬之后,竟然发觉最终的归宿莫名其妙地又回到了起点。「一零」、又繁、谷子祂们仨个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自然奋不顾身地抱成一团,狠不得往地底下钻。如此,祂们再次如愿以偿。祂们仨不仅钻进了长臂国,还领教了祂们仨团结一致所带来的超凡神功。当祂们仨发现长臂国仍然在结匈国的眼皮底下,祂们仨干脆来了个一不做、「三」不休的立波转身动作,合「三」为一走上了前往三身国之路。「一零」祂们仨离开长臂国,通过长途跋涉与千山万水,在西方极乐世界找到了被称作夏后启的「一灵」。「一零」在「一灵」承上启下的关照下得到了夏后启之天父禹灵的指导。「一零」祂们仨有幸赎了罪而度过了「鱼身」,从此投身在了三身国之门下。在这个国度,三身全连在一块的「一零」、又繁、谷子学到了有关三与四的新概念,对七也有了一定的认识。祂们知道了因果报应的宇宙法则,明白了三身有幸也就是带着伤身的大不幸。因为祂们在上一轮的三身九代之中,从来没有停止过杀生与放生,祂们不是杀素魂,就是吃肉身。祂们的记忆之中已经很难抹去吃过与被吃过之基因,祂们因而必须抱残守缺,替自己去重新受过。然后,祂们在忏悔受过后,看看祂们自己有没有办法找到回归灵山的不死不缺之路。「一零」在三身国了悟至此,自然准备好去体验单一的人生,从而开始了没三没四的新旅程。

「一零」祂们仨在三身国寻找归灵之路途中,先是明白了三魂之重力波,接着看到了四灵的菱形状态,然后明白了夏后启的所在。祂们仨自然就抱成了一团,统一在氢的松果山上去举手打坐。「一零」打坐之目的是先释放积在氦里的咸身之魂,然后再收进螐渠之灵来帮助打通松果体内的时空隧道。祂在一呼一吸之间,跟着天父禹灵闻鸡起舞、随着阴阳太极去武,尝试着吐出所有过去九代之二气,吸进归灵之元气。但见「一零」一呼就呼出了羬魂,一吸则吸进了螐灵。「一零」有了螐渠之灵鸟就好像喝了口乌鸡炖的补汤一样,顿时来了精神。紧接着,祂在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入定修炼之后,终于水到渠成把两只眼练成了一只眼。结果,「一零」马上发觉眼前不但一下豁然开郎起来,而且顿感身轻如燕。祂一腾空就再次见到近在咫尺的不死树,就以为找到了灵魂的归属。祂自然像上次一样,悠哉游哉地一个人靠在伺琅玕树上过起了神仙的极乐日子。祂过着、过着,一万年就一晃而过。祂喝一口赤泉、吃一口甘木,三万年已不见了。如此到了某一天,「一零」祂们仨与螐灵似乎一时忘了归一的初衷,而突发奇想要把雾一样的羬灵给吸回来。结果,这一动念不仅复活了羬灵之魂,还一发不可收拾地将所有归一在自己灵里的一众牛鬼蛇神都呼了出来。这其中,跟着祂混了九代的四个鸟人一出来,就用四只和祂一样的独眼告诉了祂一个天大的秘密。又繁、谷子、螐魂及羬魂同时对祂耳语说:「去放羬羊吧,祂将带我们找到钱来之山,让我们下辈子真正去享尽荣华富贵!」

「一零」听了一楞,回答到:「怎么还有下一世?我们前三世难道过得还不够吗?」

「一零」看来注定还没到真正归灵的时候。祂这一呼一吸间,事实上已经生出了八念。而此时的八念与最初的二念虽然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但内容与外象却跑出了比大黑牛眼中的暗蛋与又繁心里的白翰都要复杂得多的一系列生态。看来,「一零」祂们这帮鸟人的命运又要开始一圈新的轮转。「一零」的一念一动早已被其举头三尺之上的神明夏后启看得直摇头并连叫可惜。原来,夏后启知道那钱来之山,也是前来之山,且是和灵山连在一起的。「一灵」一众人等修了老半天的道,居然全都修到钱眼里去了,祂们自然只剩一只眼与半璧玉身,你道是可惜不可惜?早已修成正身的夏后启最多念及至此即不敢往下再想,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灵」的七大故旧与八大疑虫带领着另外的十二大怪物,随着祂的长臂神摆,一摆就摆到了一臂国去受大过。「一零」祂们仨就这样硬生生地将祂们自己开创的三身国抛在了脑后。哇!祂们居然都不知道,祂们自己竟然是在不断地建国与弃国之中轮回的。原来三身国的前身竟有十二国之多。钟仪在三身国的原子博物馆里像看真人秀一样看到这里,自然感同身受的叫出了声。同时,那原子时光中所展现出的「一零」与又繁的形象自然使她想起龙迈的朋友范依玲与简又繁。结果,钟仪在越思越清晰的地球村记忆之中又怀念起了龙迈的点点滴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独角金刚驳是在傻蛋的要求之下将游山玩水的节目全改成了参观博物馆的行程。傻蛋这么做,纯粹是因为钟仪的到来。钟仪有幸转世生生园,一出生已经长得和前世一般大;一转念,已能像傻蛋一样地思考。况且她此时还仍保存着在地球村里的记忆,傻蛋自然不失时机地让她参观博物馆。这样的安排对于钟仪来说,真乃善莫大焉!钟仪抬头才见到三身的招牌,低头即被一众长着三个身子的服务员们热情地招呼并安排坐在了博物馆的雅座上。等到傻蛋及所有来宾都坐定之后,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钟仪随即发觉自己好像坐在了寂静苍穹的中央。她环视密不透风的四周,还来不及看清楚周围的状况,就听见活灵活现的立体声伴随着超3D画面开始了不惑国起源的介绍。不惑国也就是三身国,是宇宙中所有物质生物成形之前的一种生命状态。这样的生命状态是介于纯灵状态与纯物状态之间的纯魂状态,这种状态曾被地球人形容为中阴身。中阴身只有在三身国之国度里才能被透视,或者说被看清楚。因为三身国之所有生物实际上都没有固定的形态,所以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你想要看到的任何样子。只是万变不离其中,无论祂们怎么变,你都可以看到有三个永远跑不掉的祼体之身如影随行般不离左右。正因为如此
,生生园中依然喜欢将本来面目包起来的东西都不太愿意生活在三身国之中。说到三身国的起源,必然得先说三身国之三个前身。第一个前身是长臂国,第二个前身是周饶国,第三个前身是结匈国。钟仪一听到结匈国,就想起了龙迈曾与她一起研究过的那本《山海经》。这三身国起源的介绍怎么这么像《山海经》里的内容啊!《山海经》里记载的第一国,即是海外南经所介绍的结匈国。这结匈国当初究竟是如何诞生的?钟仪看到了近在眼前,触手可得的创世景象。她感到自己置身在生生园的天海中,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悠游之感让自己沉浸在寂静无声的波段中。她觉得全身都溶化在海波的自由里,心绪有如一丝不挂的少女在水中解放了思想的桎梏,充分感到了无限的自在。然后,她看到一个异常面熟的美人鱼带着光从一个类似黑洞的地方来到她的面前。只听祂开始自我介绍说,祂叫「魂一」,自灵的故乡而来。灵的故乡拥有一座山,叫灵三。灵三的周围有一片海,叫内氦。她这个「魂一」在内氦之海出生,于海底绕了一圈之后,发现四周一无所有,就想到了外海。「魂一」接着说,祂大概一时忘却了自已是大灵的第一分身,祂的任何念头都可以创造一个新世界。因此,当祂在内心一念到外海,前胸之内马上就有火一样的
东西像氦水似地开始汹涌澎湃,一如人的胸腔长了个发炎的疖子似的鼓了起来。与此同时,「魂一」做了一个立波转身的动作将自己从氦海之内旋到了氦海之外。结果,「魂一」不仅摇身一变成了「一魂」,还同时将自己蒙成了一个前胸像男人的喉节一样突出、样子怪怪的鸟东西。只不过,「一魂」并不觉得前胸凸显出来会招谁惹谁,反正祂在氦海外是天下第一大之魂,祂因此坐在招摇之山头未作第二想,而只顾埋身在自己的魂胸果之下的丹田里面寻寻觅觅,找到了第一个人生的伴侣狌狌。狌狌从「一魂」的丹田里一出来就变得很快,狌狌自然不像祂这美人鱼似的总喜欢呆在氦海里。狌狌最喜欢的就是跳到氦海上面去抛头露面。狌狌跳着、跳着,自然就越跳越高、越抛越远。狌狌自然将氦海底的火山头也顺带着越扯越高,终于让长得跟「谷」一样的火山在氦海上伸出了头、露了面。结果在不久后,「一魂」与狌狌就多了一个活火山之魂来做祂俩的伙伴,祂俩自然把火山之魂形象地称作谷子。从此,谷子就和人面白耳的狌狌、人面鱼身的「一魂」一起在海外西南角的灵火山头上创建了结匈国。没想到,有天「一魂」祂们仨在玩过家家的游戏时,竟都把灵火山头当成了鬼火山口。以为这样可以吓唬从不发火的灵火山。结果
,灵火山虽然还是灵火山,但鬼火山口却显现出了如假似真的鬼影。那鬼影像黑烟似地一出头就越冒越大,自然使得「一魂」祂们这三个天真无邪的小伙伴大吃一惊。祂们那一惊可是非同小可。祂们不自然的一惊,居然在祂们仨的背上都惊出了一对翅膀。有了翅膀的「一魂」带头起身做了个立波转身的高超动作,就带着谷子和狌狌飞出了好似火山爆发的结匈国。从此,「一魂」祂们仨就一路飞啊飞。祂们越过高山之灵,越过平原之魂,跨过了奔腾的灵魂之河。祂们仨一代接一代,自结匈国起,飞至羽民国,再到讙头国止,完成了头三代。接着重新来过,「一魂」还是「一魂」,狌狌变成又繁,谷子还是谷子。祂们自厌火国转世,到臷国落脚,再于贯胸国担当重任,完成了又三代。然后就到了第七代,「一魂」终于变成了「一零」,又繁还是又繁,谷子熬成了谷子鬼。祂们躺在交胫国的水里修身养性,与不死国之不死民往来。之后,祂们又到岐舌国的林中去自言自语,并于三首国的魂中找回了自己。祂们至此已不知不觉混了九代,自然像疲倦的小鸟想到了归林。祂们仨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就落入了周饶国,好像叶落归根般回到了原地。结果,祂们仨又看到了结匈国那活火山还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祂们仨在经历了九死一生
的煎熬之后,竟然发觉最终的归宿莫名其妙地又回到了起点。「一零」、又繁、谷子祂们仨个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自然奋不顾身地抱成一团,狠不得往地底下钻。如此,祂们再次如愿以偿。祂们仨不仅钻进了长臂国,还领教了祂们仨团结一致所带来的超凡神功。当祂们仨发现长臂国仍然在结匈国的眼皮底下,祂们仨干脆来了个一不做、「三」不休的立波转身动作,合「三」为一走上了前往三身国之路。「一零」祂们仨离开长臂国,通过长途跋涉与千山万水,在西方极乐世界找到了被称作夏后启的「一灵」。「一零」在「一灵」承上启下的关照下得到了夏后启之天父禹灵的指导。「一零」祂们仨有幸赎了罪而度过了「鱼身」,从此投身在了三身国之门下。在这个国度,三身全连在一块的「一零」、又繁、谷子学到了有关三与四的新概念,对七也有了一定的认识。祂们知道了因果报应的宇宙法则,明白了三身有幸也就是带着伤身的大不幸。因为祂们在上一轮的三身九代之中,从来没有停止过杀生与放生,祂们不是杀素魂,就是吃肉身。祂们的记忆之中已经很难抹去吃过与被吃过之基因,祂们因而必须抱残守缺,替自己去重新受过。然后,祂们在忏悔受过后,看看祂们自己有没有办法找到回归灵山的不死不缺之路。「一零
」在三身国了悟至此,自然准备好去体验单一的人生,从而开始了没三没四的新旅程。「一零」祂们仨在三身国寻找归灵之路途中,先是明白了三魂之重力波,接着看到了四灵的菱形状态,然后明白了夏后启的所在。祂们仨自然就抱成了一团,统一在氢的松果山上去举手打坐。「一零」打坐之目的是先释放积在氦里的咸身之魂,然后再收进螐渠之灵来帮助打通松果体内的时空隧道。祂在一呼一吸之间,跟着天父禹灵闻鸡起舞、随着阴阳太极去武,尝试着吐出所有过去九代之二气,吸进归灵之元气。但见「一零」一呼就呼出了羬魂,一吸则吸进了螐灵。「一零」有了螐渠之灵鸟就好像喝了口乌鸡炖的补汤一样,顿时来了精神。紧接着,祂在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入定修炼之后,终于水到渠成把两只眼练成了一只眼。结果,「一零」马上发觉眼前不但一下豁然开郎起来,而且顿感身轻如燕。祂一腾空就再次见到近在咫尺的不死树,就以为找到了灵魂的归属。祂自然像上次一样,悠哉游哉地一个人靠在伺琅玕树上过起了神仙的极乐日子。祂过着、过着,一万年就一晃而过。祂喝一口赤泉、吃一口甘木,三万年已不见了。如此到了某一天,「一零」祂们仨与螐灵似乎一时忘了归一的初衷,而突发奇想要把雾一样的羬灵给吸回来。
结果,这一动念不仅复活了羬灵之魂,还一发不可收拾地将所有归一在自己灵里的一众牛鬼蛇神都呼了出来。这其中,跟着祂混了九代的四个鸟人一出来,就用四只和祂一样的独眼告诉了祂一个天大的秘密。又繁、谷子、螐魂及羬魂同时对祂耳语说:「去放羬羊吧,祂将带我们找到钱来之山,让我们下辈子真正去享尽荣华富贵!」「一零」听了一楞,回答到:「怎么还有下一世?我们前三世难道过得还不够吗?」「一零」看来注定还没到真正归灵的时候。祂这一呼一吸间,事实上已经生出了八念。而此时的八念与最初的二念虽然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但内容与外象却跑出了比大黑牛眼中的暗蛋与又繁心里的白翰都要复杂得多的一系列生态。看来,「一零」祂们这帮鸟人的命运又要开始一圈新的轮转。「一零」的一念一动早已被其举头三尺之上的神明夏后启看得直摇头并连叫可惜。原来,夏后启知道那钱来之山,也是前来之山,且是和灵山连在一起的。「一灵」一众人等修了老半天的道,居然全都修到钱眼里去了,祂们自然只剩一只眼与半璧玉身,你道是可惜不可惜?早已修成正身的夏后启最多念及至此即不敢往下再想,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灵」的七大故旧与八大疑虫带领着另外的十二大怪物,随着祂的长臂神摆,一摆
就摆到了一臂国去受大过。「一零」祂们仨就这样硬生生地将祂们自己开创的三身国抛在了脑后。哇!祂们居然都不知道,祂们自己竟然是在不断地建国与弃国之中轮回的。原来三身国的前身竟有十二国之多。钟仪在三身国的原子博物馆里像看真人秀一样看到这里,自然感同身受的叫出了声。同时,那原子时光中所展现出的「一零」与又繁的形象自然使她想起龙迈的朋友范依玲与简又繁。结果,钟仪在越思越清晰的地球村记忆之中又怀念起了龙迈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