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上帝的影子》连载一

上帝的影子 by 芦鸣

 

话说生生园里的傻蛋与钟义他们俩,在经过扑地盖天的「光经」声的洗礼之后,终于领着一群以王八为首的海上仙浩浩荡荡地行进到了吴多、吴少所居住的山脚下。

远远望去,这座生生园中唯一的山看起来像一个倒立的巨大金字塔的形状。由于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山底四周的奇花异草让五彩缤纷的艳丽落落大方地与山顶「湖」天一色成了绝配。来自地球村的钟仪哪见过这样的山水景色,她吃惊的「哇」声还没从她的咽喉里振动,却听到了恐怖的狼嚎自她的脚下响起。她自然低下头去循着狼音的来向张望,却发现站立的位置已裂开了一道大缝。真有万丈深渊平地起,鬼哭狼嚎劫又来之感。钟仪浑身打了个激灵,转身又赶紧钻进了傻蛋的怀里。

倾刻间乱作一堆的王八队伍还没反应过来,就像脱轨的过山车一样随着傻蛋一起坠落在深峡巨谷底。这王八队伍的神仙比起海狮王的海豹突击队更是过之而无不及。祂们之所以被称作海上仙,不仅因为祂们里面的骨干有八仙入海的神仙,还有一支美若天女的水仙开在了何先哭那个水母的头上。祂们压根没法料到吴多、吴少给傻蛋的开门礼,对于他们来说可是难以承受的生命之乐。而对钟义来说则更是一惊一诈如恍似真,狼呑虎咽竟痛不再生。刚独享了落地有声之快感的傻蛋,还没来得及传达衪镇定自若的精神,连王八在内的所有有情众生们从下坠的瞬间,就将撕心裂肺的嚎叫声直响得整个峡谷的回音伴着剑拔弩张的神情,把傻蛋和钟义团团围在了祂们的中间。而海上八仙在触底的剎那迅即反弹入定在四方八面,各就各位做好了战斗准备。

第一个扬眉剑出鞘的是八仙之首吕动兵,铁怪狸紧随其后高高竖起了尾巴里的长杖。其他众仙都不遑多让,你看那汉中立的情莫扇已时刻准备煽动一柱卷龙风;张国捞跨下的海驴闭着眼睛念着嗐咒争取让妖魔鬼怪都不敢现身;蓝才合把峡谷边的所有野玫瑰连刺带梗都集合在其花蓝里张着牙舞着爪,活像一只绿里透红的大怪兽;何先哭的水母大军则利用头顶的水仙花作掩护,在野玫瑰的地盘上布下杀机;峡谷角落的喑河上,那些零零散散的小喇叭花将韩香籽的仇狠之笛化成了一群伪装花藤的小号手等待着吹响进军的号令;曹果酒将玉精化作火苗含在嘴里躲在了密林的顶端。而那刚站稳的傻蛋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立足在王八的背上,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见衪把钟义从怀里掏出来往上一抛,让钟义站在衪的肩上说:「好好欣赏这里的好戏吧,别忹费了吴多、吴少的盛情款待。」但真正看傻眼的却是那班窝在吴多、吴少山里的怪形异兽。这些被吴多、吴少称作九大金刚的怪物们突然发现,祂们要热烈欢迎的傻蛋竟被一群不速之客团团围住,并好似如临大敌般地严阵以待。九大金刚神兽自然全都一时楞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暂时中断吴少曾为祂们安排好的过山车计划。

在那九大金刚中,为首的兹白是这班异兽之王,傻蛋与吴多、吴少称它为驳。驳具有御兵灾、辟兵刃的超凡能量,但却是吴多、吴少手下的独角吉兽。驳的样子像只马,白身黑尾,虎爪虎牙,独角冲天,能发出击鼓的声音。驳成为异兽群英的佼佼者,却不仅是仰丈它威猛无双的战力和御敌于千里之外的神功,还因为祂能食虎豹。而能像海纳百川似地把豹虎呑进肚里的物种,在生生园里除了傻蛋之外就属驳了,驳自然成了群兽之首。驳的团队中有八大金刚,排在第一的是讙獂。讙獂的头长一独目,身后不仅摇着三条大尾,还能同时发百兽的呜叫,并时常与驳默契相配。只要驳那仿如海啸拍岸的击鼓声一响起,群兽的怪叫就会响彻云霄,一如千军万马冲向敌阵的剎那怒吼,听起来比枪林弹雨还更加令人胆寒。因此,在大多数情形下,九大金刚里面只要讙獂与驳一起出头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排在第二的,是食人畏兽穷奇。祂长得跟华南虎一样,但却生有趐膀,能一飞冲天。祂最亲密的情侣水虎在月黑风高且大雪纷纷的当口,竟乘机和祂的老相好火马私奔北海道了,穷奇这只猛虎正为此憋了一肚子的水火不知如何发泄出来。老三酸与样子像蛇却长着二对趐膀,三对眼睛,三只脚,活脱脱一种非蛇非鸟且凶残无比的怪鸟。只要祂一出现,生生园里那些会做人的所有东西都会趋之若鹜,不放过任何机会试图在祂所生的灾难之地寻找一丝痛苦,为的是能有机会走上转世的投死之道。老四这个类又被称作灵狸、灵猫,似野猫。类拥有雌雄同体之阴阳身,头披长毛,状态似野猫,纯粹是自孕而生的异形怪兽。类奔跑的速度比闪电快;生仔有如下冰雹;呑东西像风卷残云、一扫而光,但却会原封不消化地就把吃进的敌人给送回老家,这种招数最让敌人「乐」不欲生。第五号高手是一种既能食蛇又能食铜铁的奇兽猛豹,祂在八大金刚中被称作金刚的金钢。地球村里有个好来坞常把它的徒子徒孙搬上银幕,却不知道这威力堪比龙卷风的猛豹才是它们的祖师爷。大概是某个慧眼作家从中国的《山海经》里看到猛豹子孙的影子却不知生生园在哪,就干脆编出了会变形的金钢,还假戏真唱起来!第六位金钢就是能御凶辟邪、攘天灾除害的天狗了。天狗拥有豹的身材,雪地似的白头脑与冰雹似的音容「舌」貌。天狗尤其擅长刁水蛇入口,带天兵天将不期而至。排第七的鵸余鸟天生三个脑袋,六条尾巴。这奇鸟不仅神机妙算和擅于御凶辟邪,还最懂投怀送抱,深入敌军腹部并让敌人的恶梦破灭,只余黄梁美梦,却终是空欢喜。屈居第八的鶌鶋是一辟谷奇鸟,白头黄足,身披青黑色羽毛。鶌鶋总是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做什么事都被安在最后,好像天生就不是冠军的料,最可悲生生园没有任何竞赛项目,想要争一个头等奬以证本能的机会都找不到。而由于祂的肉谁要是吃了就再也不饥饿,生生园里因此没有谁想动一下与祂发生关系的念头。谁都生怕一不小心吞了祂肉里的一条小蛇,就会和小溪里的虾一样和厌食症结下不解之缘。所以这可怜的鶌鶋连投胎转世的机缘都不敢想,但它却更没想到祂居然因此弱点而成了驳手下的八大金刚之一。虽然鶌鶋排行最后,也已然成了兽中豪杰,可以傲视群鸟了。

生生园最常发生争斗的情形就是像这种状态:只要任何一方发出挑衅的动作,另一方就会毫不犹豫地抜刀相向。祂们的意气用事要比那地球村里的蛊惑仔街头斗殴的劲头大多了。生生园不管有本事还是没本事的人最怕的是找不到品尝痛苦的机会,所以一个准备战斗的念头一旦生出,最近的对手就会马上发起攻击。那些躲在暗处的八大金刚与祂们的首领兹白一眼见到祂们的贵宾傻蛋,竟然被一群妖魔仙怪给围在了中间。尤其傻蛋还头顶蛇王,脚踏神龟,活生生一个被群雄绑架的姿势,驳自然发出了进攻的号令。只听见天鼓之声引领着百兽之吼响彻在峡谷四周,驳晃着头顶的独角,讙獂圆睁单眼,将三条尾巴甩得比十面埋伏的琵琶手还快。祂们俩以为,那班以王八为首的海上仙一下子就会被这阵式吓得躲进傻蛋的袖口里,祂们就可以鸣金收兵,继续按原计划接待好傻蛋。可偏偏王八这回领来了赫赫有名的上海八仙。那王八还用不着吭一声,韩香籽的冲锋号与长笛已在天鼓与百兽的交响乐中吹响。吕动兵瞬间连人带剑朝着兹白的独角飞去,照着那越击越快像闪动的锣鼓棒的驳角就砍。吕动兵以为这独角怪兽只是个击鼓的偻啰,哪知道它竟是异兽之王。吕的剑锋还未接近驳角,驳的虎爪已欺近吕的手腕边就要把吕动兵擒下。祂们这回正好棋逢对手,自然打得难解难分。钟义站在傻蛋的肩膀上竟成了七大金钢攻击的最大目标。那只把钟义看成妖女的穷奇头顶冒着穷凶极恶的杀气,像喷气式战机那样迅即朝着钟义扑将过去。但穷奇与及其它六位金刚还未接近钟义就被七仙们拦在半空捉对撕杀起来。把展翅飞翔之穷奇截住的铁怪狸耍着它的怪铁杖、对着穷奇的双翼劈劈啪啪一阵猛揍,竟然逼得祂收紧双翼如火箭般呼啸着直插天海。那好不容易从天海上入地的铁怪狸现在可不想再上海天,自然不给穷奇冲上海天的机会。铁怪狸的铁杖因此化成一条铁链,并通过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狸尾巴的机关,如激光枪的神速将几乎窜进天海的穷奇一下栓了起来,然后再一把就将穷奇从云海边拉回到峡谷底。这个自以为已成功将穷奇绳之以法的铁怪狸生怕祂的铁尾还绑不牢祂,竟没完没了地将穷奇捆绑得一圈又一圈,直到自身的屁眼都露出了铁拐李的人像还不想停住。那被越栓越紧的穷奇一直在等待着祂肚子里那一包水火的爆发点,咋一看到这铁怪狸现出人的原形,祂这吃人不眨眼的奇虎再也憋不住心中的欲水和气火,剎那间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无穷威力。穷奇发出了平生最欢快的一声长啸,好似一个因性苦闷而憋了几万年的人类终于在大干快上的当口,射出了梦寐以求的超极快感,完成了一次射精寻卵的根本渴求。

只见峡谷里山洪奔腾,火流像排击炮似的直向铁怪狸射击。而挣脱锁链后再次翱翔的穷奇张开的是巨如天幕般的铁趐,其四个虎爪更似能伸能缩的血滴子杀人利器,一下就把浸在水火里且浑身沾着精卵的铁怪狸抓到半空嘶咬起来。那几乎要被生吞活剥的铁怪狸在痉挛的片刻已从穷奇的眼神里看到了祂穷极吃人的本性,祂意识到遇见真正的冤家对头了。

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踦虎难下的铁怪狸一下急中生智,决定用对话来取代战斗、用语言的枷锁来锁起双方都锋芒毕露的狸尾巴之火,祂因而对穷凶极恶的穷奇急急开口说:「大侠手下留情,万万不可把在下撕碎了还吞到你的水火里面去喂沙,小的我不是人,不合您老人家的口胃,只合傻蛋的胃口,请您开恩把我这狸丘给扔到傻蛋的口里吧。」

「哎,你这个狡猾的狸仙,把我穷奇当什么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地球村干的好事?竟不把自己当人了!今天你落到我手里,恐怕再没机会投胎转世了。况且你的肉早就赛过了唐僧肉,咱八大金刚亿年来都盼望有天能一品你的仙味,再分享你的怪理,然后才超度你的灵魂。」

「什么,超度灵魂?你这个穷奇大概饿昏了吧!居然在生生园卖弄超度的本领,也不怕坏了你们八大金钢的万世英名。谁不知道这里只有傻蛋才具资格超度灵魂。我们天海里就连一滴泪都晓得傻蛋这个唯一的神才是货真价实的。你们八大金刚何德何能敢大言不惭地说超度,小心你们这八只奇兽被会旋的度超了,你们的奇功异能也就废了。」

「哎,你这条只能活到凌迟的海狸还想拐弯抹角地给我下套,以为我会上当,不敢吃你肉了,生怕你的灵魂进了我的肚子就不出来了。我现在告诉你,我这食人飞虎的肠子是又短又直,不会弯弯绕。把你吞下肚子中,我连消化的功夫都省了就把你从肚子里拉出去给卖了!你想知道买你的地主是谁吗?」穷奇得意洋洋地问铁怪狸。

看到穷奇开始得意了,铁怪狸喑喜,知道祂快上勾了,就故做惊讶地说:「我被你吞进胃里并被你拉肚子给泻出来还有人不嫌臭,照样买啊?」

「铁拐李这样的仙人什么时候发过臭味啊!还有,你以为我这飞虎肚子里有鸟气啊,我拉的屎都是香的,哪像人下蛋那么恶心呀!」

「咦,人还会下蛋?我这做神仙的怎么都不知道啊!」怪狸应到。

「哎,你这铁拐李曾在人间做了点好亊,积了些阴德,有幸投胎到生生园享尽了龙海富贵,乐不生悲这么久,哪会知道变化多端的人类不仅依然生「性」好斗,还不断传递香火,延续后代;同时更爱好大规模地生产「白抢」与「黑蛋」。这样的人类早就把上帝的宇宙搞得鸡飞狗跳,日月生「灰」,自然不明,灵被魂侵,鬼被神叫,东被西搞,南北互奸。」

「你说的「白抢」我太明白了,但「黑蛋」我还是有所不知,可否详些道来?好让我活得更「明目」些。」铁怪狸无比谦卑地问。

一直高高在上的穷奇听到怪狸说「明目」,才注意到铁拐李原本张胆的大眼早变成了铁怪狸的一双浑浊的小眼,这天海看起来没什么好混的,连过海的八大仙人都变浊了。我那可恨的水虎估计连两翼都小到不成样子,让虎鲸瞧见还不笑掉大牙?难怪虎鲸不见了虎牙,保准是我那小情人水虎出洋相给弄的。思到这的穷奇突然联想到,地球村人类的眼神之所以不再炯炯发光不仅是因为生了太多黑色的火蛋,还可能与水虎的出现有关。祂就回答怪狸说:「黑蛋就是没光的灯泡,经济的泡泡,政治的圈套加有核的响炮。」

突然间黑话连连的奇谈怪论,偏偏说给了心有「理」犀一点通的铁怪狸。祂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对穷奇说:「我这下终于「明目」了,原来王八这回带我们八仙下海来让傻蛋吃掉,是准备让我们投胎转世回地球村去完成我们八仙曾经未尽的事业。按大侠刚才所指,当今的地球村已经到了被十亿火急的黑蛋给笼罩在十万水泣的白吃里。那儿时刻会发生光光的灯泡照不亮黑暗的大道,破灭的泡泡撑不住哭累的灵魂;越来越多的圈套绕不出黑金的陷阱,越吓越强的核弹像装满精液的屌蛋已忍不住在操逼的时候像爆发的水火一样毁灭了人间的吉祥。你现在若是把我这铁怪狸给撕了、呑了、还拉了都不打紧,但我们的傻蛋因此而没吃进我们这八仙的神肉,没及时度我们的灵魂到地球村去把毒药扯淡的话,你们的主子吴多、吴少可就下不了山了。」

铁怪狸一席话倒惊醒了穷奇这梦中飞虎,祂记起了吴少曾经交待的任务和这一时兴起的打闹毫不相干。穷奇脑中刚闪出松爪的念头,铁怪狸就已翻身踦在祂的虎背上,掐着祂的脖子朝驳与吕动兵交锋的上空飞弛而去。穷奇的这「丝」放下之念一闪,触动的自然包括正笑哈哈做壁上观的傻蛋之心灵。只见傻蛋长袖一舞,所有战斗戈然而止,所有各路神仙异兽都井然有序地朝傻蛋行致敬礼。各归本位的八大金刚与齐齐站到傻蛋身旁的八大海仙面对面合掌作揖,峡谷里满山遍野弥漫一片祥和之气,慈乐之音。傻蛋一行客随主便,一一乘上了吴多、吴少为傻蛋备好的过山车。

过山车由八大金钢串连在一起组成,每个金刚的无盖车斗里都可以乘一到十客。傻蛋和钟义坐在了领头驳的包厢里;吕动兵与王八落在了讙獂的座椅上;铁怪狸拉上何先哭进了穷奇的太空舱;汉中立陪着张国捞靠在鶌鶋的鸟巢沙发背上;蓝才合带着一把野玫瑰和类那头灵猫作了伴;曹果酒领了一班茅台与高梁的虫仙们挤在了酸与的座缸上;天狗的座上宾则是韩香籽的二蛋和祂那根心爱的横笛。猛豹和鵸余则乐得把空下的位置招呼上祂们山里的庄稼汉,让他们也有一次机会见识一下生生园的全貌,领略这海天世界合共十九个国家的独特风情,同时还可以就近亲吻他们善良总统的绝色天姿。生生园最大的国家名叫不惑国。坐在傻蛋和驳身边的钟义一听到这名字就想起了龙迈和地球村的蹉跎岁月,当初做了钟仪的他至始至终都对龙迈反复提到的不惑国半信半疑。现在,钟仪竟然随着驳来到了不惑国,首先将要参观的是不惑国的历史博物馆。只听见驳一个呼哨,过山车居然像条飞龙一样瞬间穿过不惑国入境事物处的大门,直落环形国度的环国第一轨道,停靠在了博物馆面前。傻蛋一行随驳走下过山车,钟仪立定后抬头一望,但见博物馆高高的正门上写着九个大字:不惑国之三身博物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话说生生园里的傻蛋与钟义他们俩,在经过扑地盖天的「光经」声的洗礼之后,终于领着一群以王八为首的海上仙浩浩荡荡地行进到了吴多、吴少所居住的山脚下。远远望去,这座生生园中唯一的山看起来像一个倒立的巨大金字塔的形状。由于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山底四周的奇花异草让五彩缤纷的艳丽落落大方地与山顶「湖」天一色成了绝配。来自地球村的钟仪哪见过这样的山水景色,她吃惊的「哇」声还没从她的咽喉里振动,却听到了恐怖的狼嚎自她的脚下响起。她自然低下头去循着狼音的来向张望,却发现站立的位置已裂开了一道大缝。真有万丈深渊平地起,鬼哭狼嚎劫又来之感。钟仪浑身打了个激灵,转身又赶紧钻进了傻蛋的怀里。倾刻间乱作一堆的王八队伍还没反应过来,就像脱轨的过山车一样随着傻蛋一起坠落在深峡巨谷底。这王八队伍的神仙比起海狮王的海豹突击队更是过之而无不及。祂们之所以被称作海上仙,不仅因为祂们里面的骨干有八仙入海的神仙,还有一支美若天女的水仙开在了何先哭那个水母的头上。祂们压根没法料到吴多、吴少给傻蛋的开门礼,对于他们来说可是难以承受的生命之乐。而对钟义来说则更是一惊一诈如恍似真,狼呑虎咽竟痛不再生。刚独享了落地有声之快感的傻
蛋,还没来得及传达衪镇定自若的精神,连王八在内的所有有情众生们从下坠的瞬间,就将撕心裂肺的嚎叫声直响得整个峡谷的回音伴着剑拔弩张的神情,把傻蛋和钟义团团围在了祂们的中间。而海上八仙在触底的剎那迅即反弹入定在四方八面,各就各位做好了战斗准备。第一个扬眉剑出鞘的是八仙之首吕动兵,铁怪狸紧随其后高高竖起了尾巴里的长杖。其他众仙都不遑多让,你看那汉中立的情莫扇已时刻准备煽动一柱卷龙风;张国捞跨下的海驴闭着眼睛念着嗐咒争取让妖魔鬼怪都不敢现身;蓝才合把峡谷边的所有野玫瑰连刺带梗都集合在其花蓝里张着牙舞着爪,活像一只绿里透红的大怪兽;何先哭的水母大军则利用头顶的水仙花作掩护,在野玫瑰的地盘上布下杀机;峡谷角落的喑河上,那些零零散散的小喇叭花将韩香籽的仇狠之笛化成了一群伪装花藤的小号手等待着吹响进军的号令;曹果酒将玉精化作火苗含在嘴里躲在了密林的顶端。而那刚站稳的傻蛋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立足在王八的背上,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见衪把钟义从怀里掏出来往上一抛,让钟义站在衪的肩上说:「好好欣赏这里的好戏吧,别忹费了吴多、吴少的盛情款待。」但真正看傻眼的却是那班窝在吴多、吴少山里的怪形异兽。这些被吴多、吴少称作
九大金刚的怪物们突然发现,祂们要热烈欢迎的傻蛋竟被一群不速之客团团围住,并好似如临大敌般地严阵以待。九大金刚神兽自然全都一时楞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暂时中断吴少曾为祂们安排好的过山车计划。在那九大金刚中,为首的兹白是这班异兽之王,傻蛋与吴多、吴少称它为驳。驳具有御兵灾、辟兵刃的超凡能量,但却是吴多、吴少手下的独角吉兽。驳的样子像只马,白身黑尾,虎爪虎牙,独角冲天,能发出击鼓的声音。驳成为异兽群英的佼佼者,却不仅是仰丈它威猛无双的战力和御敌于千里之外的神功,还因为祂能食虎豹。而能像海纳百川似地把豹虎呑进肚里的物种,在生生园里除了傻蛋之外就属驳了,驳自然成了群兽之首。驳的团队中有八大金刚,排在第一的是讙獂。讙獂的头长一独目,身后不仅摇着三条大尾,还能同时发百兽的呜叫,并时常与驳默契相配。只要驳那仿如海啸拍岸的击鼓声一响起,群兽的怪叫就会响彻云霄,一如千军万马冲向敌阵的剎那怒吼,听起来比枪林弹雨还更加令人胆寒。因此,在大多数情形下,九大金刚里面只要讙獂与驳一起出头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排在第二的,是食人畏兽穷奇。祂长得跟华南虎一样,但却生有趐膀,能一飞冲天。祂最亲密的情侣水虎在月黑风高且大雪
纷纷的当口,竟乘机和祂的老相好火马私奔北海道了,穷奇这只猛虎正为此憋了一肚子的水火不知如何发泄出来。老三酸与样子像蛇却长着二对趐膀,三对眼睛,三只脚,活脱脱一种非蛇非鸟且凶残无比的怪鸟。只要祂一出现,生生园里那些会做人的所有东西都会趋之若鹜,不放过任何机会试图在祂所生的灾难之地寻找一丝痛苦,为的是能有机会走上转世的投死之道。老四这个类又被称作灵狸、灵猫,似野猫。类拥有雌雄同体之阴阳身,头披长毛,状态似野猫,纯粹是自孕而生的异形怪兽。类奔跑的速度比闪电快;生仔有如下冰雹;呑东西像风卷残云、一扫而光,但却会原封不消化地就把吃进的敌人给送回老家,这种招数最让敌人「乐」不欲生。第五号高手是一种既能食蛇又能食铜铁的奇兽猛豹,祂在八大金刚中被称作金刚的金钢。地球村里有个好来坞常把它的徒子徒孙搬上银幕,却不知道这威力堪比龙卷风的猛豹才是它们的祖师爷。大概是某个慧眼作家从中国的《山海经》里看到猛豹子孙的影子却不知生生园在哪,就干脆编出了会变形的金钢,还假戏真唱起来!第六位金钢就是能御凶辟邪、攘天灾除害的天狗了。天狗拥有豹的身材,雪地似的白头脑与冰雹似的音容「舌」貌。天狗尤其擅长刁水蛇入口,带天兵天将不
期而至。排第七的鵸余鸟天生三个脑袋,六条尾巴。这奇鸟不仅神机妙算和擅于御凶辟邪,还最懂投怀送抱,深入敌军腹部并让敌人的恶梦破灭,只余黄梁美梦,却终是空欢喜。屈居第八的鶌鶋是一辟谷奇鸟,白头黄足,身披青黑色羽毛。鶌鶋总是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做什么事都被安在最后,好像天生就不是冠军的料,最可悲生生园没有任何竞赛项目,想要争一个头等奬以证本能的机会都找不到。而由于祂的肉谁要是吃了就再也不饥饿,生生园里因此没有谁想动一下与祂发生关系的念头。谁都生怕一不小心吞了祂肉里的一条小蛇,就会和小溪里的虾一样和厌食症结下不解之缘。所以这可怜的鶌鶋连投胎转世的机缘都不敢想,但它却更没想到祂居然因此弱点而成了驳手下的八大金刚之一。虽然鶌鶋排行最后,也已然成了兽中豪杰,可以傲视群鸟了。生生园最常发生争斗的情形就是像这种状态:只要任何一方发出挑衅的动作,另一方就会毫不犹豫地抜刀相向。祂们的意气用事要比那地球村里的蛊惑仔街头斗殴的劲头大多了。生生园不管有本事还是没本事的人最怕的是找不到品尝痛苦的机会,所以一个准备战斗的念头一旦生出,最近的对手就会马上发起攻击。那些躲在暗处的八大金刚与祂们的首领兹白一眼见到祂们的贵宾傻
蛋,竟然被一群妖魔仙怪给围在了中间。尤其傻蛋还头顶蛇王,脚踏神龟,活生生一个被群雄绑架的姿势,驳自然发出了进攻的号令。只听见天鼓之声引领着百兽之吼响彻在峡谷四周,驳晃着头顶的独角,讙獂圆睁单眼,将三条尾巴甩得比十面埋伏的琵琶手还快。祂们俩以为,那班以王八为首的海上仙一下子就会被这阵式吓得躲进傻蛋的袖口里,祂们就可以鸣金收兵,继续按原计划接待好傻蛋。可偏偏王八这回领来了赫赫有名的上海八仙。那王八还用不着吭一声,韩香籽的冲锋号与长笛已在天鼓与百兽的交响乐中吹响。吕动兵瞬间连人带剑朝着兹白的独角飞去,照着那越击越快像闪动的锣鼓棒的驳角就砍。吕动兵以为这独角怪兽只是个击鼓的偻啰,哪知道它竟是异兽之王。吕的剑锋还未接近驳角,驳的虎爪已欺近吕的手腕边就要把吕动兵擒下。祂们这回正好棋逢对手,自然打得难解难分。钟义站在傻蛋的肩膀上竟成了七大金钢攻击的最大目标。那只把钟义看成妖女的穷奇头顶冒着穷凶极恶的杀气,像喷气式战机那样迅即朝着钟义扑将过去。但穷奇与及其它六位金刚还未接近钟义就被七仙们拦在半空捉对撕杀起来。把展翅飞翔之穷奇截住的铁怪狸耍着它的怪铁杖、对着穷奇的双翼劈劈啪啪一阵猛揍,竟然逼得祂收紧双翼
如火箭般呼啸着直插天海。那好不容易从天海上入地的铁怪狸现在可不想再上海天,自然不给穷奇冲上海天的机会。铁怪狸的铁杖因此化成一条铁链,并通过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狸尾巴的机关,如激光枪的神速将几乎窜进天海的穷奇一下栓了起来,然后再一把就将穷奇从云海边拉回到峡谷底。这个自以为已成功将穷奇绳之以法的铁怪狸生怕祂的铁尾还绑不牢祂,竟没完没了地将穷奇捆绑得一圈又一圈,直到自身的屁眼都露出了铁拐李的人像还不想停住。那被越栓越紧的穷奇一直在等待着祂肚子里那一包水火的爆发点,咋一看到这铁怪狸现出人的原形,祂这吃人不眨眼的奇虎再也憋不住心中的欲水和气火,剎那间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无穷威力。穷奇发出了平生最欢快的一声长啸,好似一个因性苦闷而憋了几万年的人类终于在大干快上的当口,射出了梦寐以求的超极快感,完成了一次射精寻卵的根本渴求。只见峡谷里山洪奔腾,火流像排击炮似的直向铁怪狸射击。而挣脱锁链后再次翱翔的穷奇张开的是巨如天幕般的铁趐,其四个虎爪更似能伸能缩的血滴子杀人利器,一下就把浸在水火里且浑身沾着精卵的铁怪狸抓到半空嘶咬起来。那几乎要被生吞活剥的铁怪狸在痉挛的片刻已从穷奇的眼神里看到了祂穷极吃人的本性,祂意识
到遇见真正的冤家对头了。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踦虎难下的铁怪狸一下急中生智,决定用对话来取代战斗、用语言的枷锁来锁起双方都锋芒毕露的狸尾巴之火,祂因而对穷凶极恶的穷奇急急开口说:「大侠手下留情,万万不可把在下撕碎了还吞到你的水火里面去喂沙,小的我不是人,不合您老人家的口胃,只合傻蛋的胃口,请您开恩把我这狸丘给扔到傻蛋的口里吧。」「哎,你这个狡猾的狸仙,把我穷奇当什么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地球村干的好事?竟不把自己当人了!今天你落到我手里,恐怕再没机会投胎转世了。况且你的肉早就赛过了唐僧肉,咱八大金刚亿年来都盼望有天能一品你的仙味,再分享你的怪理,然后才超度你的灵魂。」「什么,超度灵魂?你这个穷奇大概饿昏了吧!居然在生生园卖弄超度的本领,也不怕坏了你们八大金钢的万世英名。谁不知道这里只有傻蛋才具资格超度灵魂。我们天海里就连一滴泪都晓得傻蛋这个唯一的神才是货真价实的。你们八大金刚何德何能敢大言不惭地说超度,小心你们这八只奇兽被会旋的度超了,你们的奇功异能也就废了。」「哎,你这条只能活到凌迟的海狸还想拐弯抹角地给我下套,以为我会上当,不敢吃你肉了,生怕你的灵魂进了我的肚子就不出来了。我现在告
诉你,我这食人飞虎的肠子是又短又直,不会弯弯绕。把你吞下肚子中,我连消化的功夫都省了就把你从肚子里拉出去给卖了!你想知道买你的地主是谁吗?」穷奇得意洋洋地问铁怪狸。看到穷奇开始得意了,铁怪狸喑喜,知道祂快上勾了,就故做惊讶地说:「我被你吞进胃里并被你拉肚子给泻出来还有人不嫌臭,照样买啊?」「铁拐李这样的仙人什么时候发过臭味啊!还有,你以为我这飞虎肚子里有鸟气啊,我拉的屎都是香的,哪像人下蛋那么恶心呀!」「咦,人还会下蛋?我这做神仙的怎么都不知道啊!」怪狸应到。「哎,你这铁拐李曾在人间做了点好亊,积了些阴德,有幸投胎到生生园享尽了龙海富贵,乐不生悲这么久,哪会知道变化多端的人类不仅依然生「性」好斗,还不断传递香火,延续后代;同时更爱好大规模地生产「白抢」与「黑蛋」。这样的人类早就把上帝的宇宙搞得鸡飞狗跳,日月生「灰」,自然不明,灵被魂侵,鬼被神叫,东被西搞,南北互奸。」「你说的「白抢」我太明白了,但「黑蛋」我还是有所不知,可否详些道来?好让我活得更「明目」些。」铁怪狸无比谦卑地问。一直高高在上的穷奇听到怪狸说「明目」,才注意到铁拐李原本张胆的大眼早变成了铁怪狸的一双浑浊的小眼,这天海看起
来没什么好混的,连过海的八大仙人都变浊了。我那可恨的水虎估计连两翼都小到不成样子,让虎鲸瞧见还不笑掉大牙?难怪虎鲸不见了虎牙,保准是我那小情人水虎出洋相给弄的。思到这的穷奇突然联想到,地球村人类的眼神之所以不再炯炯发光不仅是因为生了太多黑色的火蛋,还可能与水虎的出现有关。祂就回答怪狸说:「黑蛋就是没光的灯泡,经济的泡泡,政治的圈套加有核的响炮。」突然间黑话连连的奇谈怪论,偏偏说给了心有「理」犀一点通的铁怪狸。祂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对穷奇说:「我这下终于「明目」了,原来王八这回带我们八仙下海来让傻蛋吃掉,是准备让我们投胎转世回地球村去完成我们八仙曾经未尽的事业。按大侠刚才所指,当今的地球村已经到了被十亿火急的黑蛋给笼罩在十万水泣的白吃里。那儿时刻会发生光光的灯泡照不亮黑暗的大道,破灭的泡泡撑不住哭累的灵魂;越来越多的圈套绕不出黑金的陷阱,越吓越强的核弹像装满精液的屌蛋已忍不住在操逼的时候像爆发的水火一样毁灭了人间的吉祥。你现在若是把我这铁怪狸给撕了、呑了、还拉了都不打紧,但我们的傻蛋因此而没吃进我们这八仙的神肉,没及时度我们的灵魂到地球村去把毒药扯淡的话,你们的主子吴多、吴少可就下不了
山了。」铁怪狸一席话倒惊醒了穷奇这梦中飞虎,祂记起了吴少曾经交待的任务和这一时兴起的打闹毫不相干。穷奇脑中刚闪出松爪的念头,铁怪狸就已翻身踦在祂的虎背上,掐着祂的脖子朝驳与吕动兵交锋的上空飞弛而去。穷奇的这「丝」放下之念一闪,触动的自然包括正笑哈哈做壁上观的傻蛋之心灵。只见傻蛋长袖一舞,所有战斗戈然而止,所有各路神仙异兽都井然有序地朝傻蛋行致敬礼。各归本位的八大金刚与齐齐站到傻蛋身旁的八大海仙面对面合掌作揖,峡谷里满山遍野弥漫一片祥和之气,慈乐之音。傻蛋一行客随主便,一一乘上了吴多、吴少为傻蛋备好的过山车。过山车由八大金钢串连在一起组成,每个金刚的无盖车斗里都可以乘一到十客。傻蛋和钟义坐在了领头驳的包厢里;吕动兵与王八落在了讙獂的座椅上;铁怪狸拉上何先哭进了穷奇的太空舱;汉中立陪着张国捞靠在鶌鶋的鸟巢沙发背上;蓝才合带着一把野玫瑰和类那头灵猫作了伴;曹果酒领了一班茅台与高梁的虫仙们挤在了酸与的座缸上;天狗的座上宾则是韩香籽的二蛋和祂那根心爱的横笛。猛豹和鵸余则乐得把空下的位置招呼上祂们山里的庄稼汉,让他们也有一次机会见识一下生生园的全貌,领略这海天世界合共十九个国家的独特风情,同时还可
以就近亲吻他们善良总统的绝色天姿。生生园最大的国家名叫不惑国。坐在傻蛋和驳身边的钟义一听到这名字就想起了龙迈和地球村的蹉跎岁月,当初做了钟仪的他至始至终都对龙迈反复提到的不惑国半信半疑。现在,钟仪竟然随着驳来到了不惑国,首先将要参观的是不惑国的历史博物馆。只听见驳一个呼哨,过山车居然像条飞龙一样瞬间穿过不惑国入境事物处的大门,直落环形国度的环国第一轨道,停靠在了博物馆面前。傻蛋一行随驳走下过山车,钟仪立定后抬头一望,但见博物馆高高的正门上写着九个大字:不惑国之三身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