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八篇:北极圈暗藏的时空隧道

芦鸣说《山海经》 by 芦鸣

2016-11-09 11:58:50

《山海经·海外西经》从三身国开始到长股(或长脚)国结束,暗示了九鼎图下三角(代表人的头)对接的位置(如图左下角1的圆点位置代表三身国),而九鼎图上三角(代表人的脚)的第十国长脚国(人若坐在地上,脚和屁股可以在一个位置上,故所谓的长股国是用来表示北极圈的,而长脚国则是新地岛最形象的称呼。说明《山海经》是将地球的形状与人的形态都看成了同一个象,也即《山海经》古地图(九鼎图)所显现的几何图案。

将宇宙和地球都看成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是《山海经》宏观叙事的最根本基础,否则这本把主要内容都用来描述地理的古书充其量就像许多研究者认为的一样,是支离破碎的世界地理历史遗作,它若不是历代古人拼凑而成的谜团,就是被校订者根据需要增删的大杂烩,其中虽然还可以窥见些许智慧的光芒,但其若隐若现的“巫性”却让世人误读了千年。

事实上,把地球当人看,或者把人当作地球的一个缩影,恰恰是古人的智慧高于现代人的基本特征。《山海经》是在古人对天道(其具体认知是黄道、天球、28星宿、四象等)了然于胸的前提下,结合人本身的结构(人道),对全球地理(地道)进行系统梳理的结果。故《山海经》的表面内容,除了地理的细节之外,几乎不见完整的神话故事与历史叙事,而数字密码(包括河图洛书、易经八卦)则构成了《山海经》这部科学论著的完整体系,这才是《山海经》真正的伟大之处。

《海外南经》的三首国与《海外西经》开始的三身国将天象、地象、人象概念前后贯穿,再加上《海外西经》的丈夫国、巫咸国、女子国所体现的阳身、中身、阴身这三身性质,直至《海外西经》最后一国长脚国(包括股),《海外南经》与《海外西经》已经将头、身、腿脚(股以下)的概念套在了地球上,其中的具体方位,在人的身上也可以找到,这其中的概念很可能就是中医筋络与穴位的源头。

综上所述,《山海经》对地理的定位自然有它的一套完整逻辑,绝不是什么支离破碎的世界历史、地理、文化拼凑物。现代人在研究《山海经》时通常都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即古人怎么可能靠两只脚走遍天下?而最令人沮丧的一种认识是,中国人两千年前根本不知道地球是圆的!这等于说中国在二千年前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了!因为2200年前,西方人不但知道地球是圆的,而且当时的埃及数学家和地理学家已经测算出地球的周长和直经了。这也就难怪笔者在前不久发现《山海经》的里数隐藏了计算地球圆周与直径之数时,会引起许多人的大惊小怪。

以笔者的观点,至少在五千年前,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已经有人知道地球是圆的了,只是这种认知在当时的人类社会很可能是一种不可泄漏的天机,是被少数人掌握的一种科学知识。这就像现代人对UFO或外星人的认知,究竟是真是假?是不是有人或政府掌握了其中的奥秘,普罗大众基本无从知晓。当然,这个类比不一定恰当,而单从东方人拥有祖传秘方这一种习俗来看,地球是圆的秘密在人类种植文明开始(八千年前)的时候,恐怕已被某些人类掌握了。

以上说了那么多,其实是要说明《海外西经》与《海外北经》交会的神秘地点。

现代研究已经知道《易经》所谓“两仪生四象”也与农耕文明相关联,比如“四象”除了可以代表28宿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概念外,也可以是“春、夏、秋、冬”四季的概念。而根据笔者的研究,天上的“四象”在地球上也可以找到相对应的四个地点,《山海经》古国的地理位置通过这些概念的指引即可以找到其准确的位置。比如: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七宿落在地球上的地点分别是:百慕大群岛、加那利群岛、塞舌尔群岛,新地岛。(参阅笔者另一篇文章:中国风水学说与神秘的史前文明)。

笔者在此需要强调和说明的是,“朱雀、白虎、玄武、青龙”四象的文字在《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的内容中皆有明确描述。《海外南经》一开始不仅说鸟,而且还用二八神人来暗示28星宿及用“HUAN朱国”的“朱”字来与鸟雀的“雀”字配对(配对的暗号是先后写了两只鸟:比翼鸟和毕方鸟),故“朱雀”的来头即在此;《海外西经》“虎文”之“虎”与“白民”之“白”配对,藏“白虎”之象,而在末尾之处即开始显露蛇龟之象,目的是为了强调“玄武”的位置在《海外西经》与《海外北经》的交会处,而“长脚国”之所以也称“长股国”则是说明了“玄武”含有“蛇、龟”这样的双重身份,四象中唯一具有双重身份的就是“玄武”。《海外西经》在描述“轩辕之国”时说其象“人面蛇身,尾交首上”(其实是暗示“圆”象),而其后出现的”龙鱼陵居“的“鳖鱼”则是暗示“龟”了。

紧接着,《海外北经》第一国无“启”国出现的钟山神不仅用“钟”字来暗示“四时”的时间及农时概念,还把其具体的地点也作了形象的说明。看看原文: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 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启”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 居钟山下。

先解剖一下“烛阴”:“烛”可解读成“阳光”,“阴”可解读成“阴凉”,地球上既有太阳光照又不热的地方,并且还是阴阳相交的极点,以及“西与北”的连接点之位置之一,是北极圈范围的新地岛。它作为“玄武”的化身,恰与南方“朱雀”的化身塞舌尔群岛处在同一条经线范围。若要说得再玄点,处于北纬30度纬线范围的“青龙、白虎”(百慕大与加那利群岛)与处于东经60度线范围的“朱雀、玄武”,说不定藏有时空隧道的秘密呢!不过笔者认为,它更有可能是指史前文明的原发区域,现代所谓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三大都在这四象的范围,而玛雅文明和印度文明的起源恐怕都与它们脱不了干系。

如果钟山神烛阴的概念还不够说明《海外西经》与《海外北经》的尾和头之地点在北极圈范围,那么“视为昼、瞑为夜”已经把北极的极昼与极夜的特点表露无遗,而一年两季(极地地区季节的划分按照日照的状况,可划分为永昼的夏季和长夜的冬季两个季节)的特性则用“吹为冬、呼为夏”来象征。所谓“不饮, 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加上“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完全是对北极光的一种形象描述。很显然,《海外西经》的长脚国与《海外北经》的第一国之烛阴神所包含的就不仅是“玄武”龟蛇的概念,甚至还有地球这个生命体的“呼吸”之道,同时它也和中国三皇五帝之“伏羲”有神秘的联系。用现代科学术语来说,就是与时空隧道有牵连,它关系到古老人类对地球、宇宙的一种深刻认识。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北极光与太阳风有关,而《山海经》对其描述得如此精确,现代人难道不该有所觉悟吗?

曾几何时,人类不仅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而且还认为万物皆有灵性,故他们一直认为宇宙万物不只是人才有头脑或意识,《山海经》将北极光也看成是“人面蛇身”之物即是一种明证,而把地球看成像人一样具有智慧头脑的生命体,恐怕才是现代人返璞归真所要面对的首要真相。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2016-11-09 11:58:50《山海经·海外西经》从三身国开始到长股(或长脚)国结束,暗示了九鼎图下三角(代表人的头)对接的位置(如图左下角1的圆点位置代表三身国),而九鼎图上三角(代表人的脚)的第十国长脚国(人若坐在地上,脚和屁股可以在一个位置上,故所谓的长股国是用来表示北极圈的,而长脚国则是新地岛最形象的称呼。说明《山海经》是将地球的形状与人的形态都看成了同一个象,也即《山海经》古地图(九鼎图)所显现的几何图案。将宇宙和地球都看成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是《山海经》宏观叙事的最根本基础,否则这本把主要内容都用来描述地理的古书充其量就像许多研究者认为的一样,是支离破碎的世界地理历史遗作,它若不是历代古人拼凑而成的谜团,就是被校订者根据需要增删的大杂烩,其中虽然还可以窥见些许智慧的光芒,但其若隐若现的“巫性”却让世人误读了千年。事实上,把地球当人看,或者把人当作地球的一个缩影,恰恰是古人的智慧高于现代人的基本特征。《山海经》是在古人对天道(其具体认知是黄道、天球、28星宿、四象等)了然于胸的前提下,结合人本身的结构(人道),对全球地理(地道)进行系统梳理的结果。故《山海经》的表面内
容,除了地理的细节之外,几乎不见完整的神话故事与历史叙事,而数字密码(包括河图洛书、易经八卦)则构成了《山海经》这部科学论著的完整体系,这才是《山海经》真正的伟大之处。《海外南经》的三首国与《海外西经》开始的三身国将天象、地象、人象概念前后贯穿,再加上《海外西经》的丈夫国、巫咸国、女子国所体现的阳身、中身、阴身这三身性质,直至《海外西经》最后一国长脚国(包括股),《海外南经》与《海外西经》已经将头、身、腿脚(股以下)的概念套在了地球上,其中的具体方位,在人的身上也可以找到,这其中的概念很可能就是中医筋络与穴位的源头。综上所述,《山海经》对地理的定位自然有它的一套完整逻辑,绝不是什么支离破碎的世界历史、地理、文化拼凑物。现代人在研究《山海经》时通常都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即古人怎么可能靠两只脚走遍天下?而最令人沮丧的一种认识是,中国人两千年前根本不知道地球是圆的!这等于说中国在二千年前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了!因为2200年前,西方人不但知道地球是圆的,而且当时的埃及数学家和地理学家已经测算出地球的周长和直经了。这也就难怪笔者在前不久发现《山海经》的里数隐藏了计算地球圆周与直径之数时,会引起
许多人的大惊小怪。以笔者的观点,至少在五千年前,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已经有人知道地球是圆的了,只是这种认知在当时的人类社会很可能是一种不可泄漏的天机,是被少数人掌握的一种科学知识。这就像现代人对UFO或外星人的认知,究竟是真是假?是不是有人或政府掌握了其中的奥秘,普罗大众基本无从知晓。当然,这个类比不一定恰当,而单从东方人拥有祖传秘方这一种习俗来看,地球是圆的秘密在人类种植文明开始(八千年前)的时候,恐怕已被某些人类掌握了。以上说了那么多,其实是要说明《海外西经》与《海外北经》交会的神秘地点。现代研究已经知道《易经》所谓“两仪生四象”也与农耕文明相关联,比如“四象”除了可以代表28宿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概念外,也可以是“春、夏、秋、冬”四季的概念。而根据笔者的研究,天上的“四象”在地球上也可以找到相对应的四个地点,《山海经》古国的地理位置通过这些概念的指引即可以找到其准确的位置。比如: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七宿落在地球上的地点分别是:百慕大群岛、加那利群岛、塞舌尔群岛,新地岛。(参阅笔者另一篇文章:中国风水学说与神秘的史前文明)。笔者在此需要强调和说明的是,“朱雀、白虎
、玄武、青龙”四象的文字在《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的内容中皆有明确描述。《海外南经》一开始不仅说鸟,而且还用二八神人来暗示28星宿及用“HUAN朱国”的“朱”字来与鸟雀的“雀”字配对(配对的暗号是先后写了两只鸟:比翼鸟和毕方鸟),故“朱雀”的来头即在此;《海外西经》“虎文”之“虎”与“白民”之“白”配对,藏“白虎”之象,而在末尾之处即开始显露蛇龟之象,目的是为了强调“玄武”的位置在《海外西经》与《海外北经》的交会处,而“长脚国”之所以也称“长股国”则是说明了“玄武”含有“蛇、龟”这样的双重身份,四象中唯一具有双重身份的就是“玄武”。《海外西经》在描述“轩辕之国”时说其象“人面蛇身,尾交首上”(其实是暗示“圆”象),而其后出现的”龙鱼陵居“的“鳖鱼”则是暗示“龟”了。紧接着,《海外北经》第一国无“启”国出现的钟山神不仅用“钟”字来暗示“四时”的时间及农时概念,还把其具体的地点也作了形象的说明。看看原文: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 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启”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 居钟山下。 先解剖一下“烛阴”:
“烛”可解读成“阳光”,“阴”可解读成“阴凉”,地球上既有太阳光照又不热的地方,并且还是阴阳相交的极点,以及“西与北”的连接点之位置之一,是北极圈范围的新地岛。它作为“玄武”的化身,恰与南方“朱雀”的化身塞舌尔群岛处在同一条经线范围。若要说得再玄点,处于北纬30度纬线范围的“青龙、白虎”(百慕大与加那利群岛)与处于东经60度线范围的“朱雀、玄武”,说不定藏有时空隧道的秘密呢!不过笔者认为,它更有可能是指史前文明的原发区域,现代所谓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三大都在这四象的范围,而玛雅文明和印度文明的起源恐怕都与它们脱不了干系。如果钟山神烛阴的概念还不够说明《海外西经》与《海外北经》的尾和头之地点在北极圈范围,那么“视为昼、瞑为夜”已经把北极的极昼与极夜的特点表露无遗,而一年两季(极地地区季节的划分按照日照的状况,可划分为永昼的夏季和长夜的冬季两个季节)的特性则用“吹为冬、呼为夏”来象征。所谓“不饮, 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加上“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完全是对北极光的一种形象描述。很显然,《海外西经》的长脚国与《海外北经》的第一国之烛阴神所包含的就不仅是“玄武”龟蛇的概念,甚至还有地球这
个生命体的“呼吸”之道,同时它也和中国三皇五帝之“伏羲”有神秘的联系。用现代科学术语来说,就是与时空隧道有牵连,它关系到古老人类对地球、宇宙的一种深刻认识。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北极光与太阳风有关,而《山海经》对其描述得如此精确,现代人难道不该有所觉悟吗?曾几何时,人类不仅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而且还认为万物皆有灵性,故他们一直认为宇宙万物不只是人才有头脑或意识,《山海经》将北极光也看成是“人面蛇身”之物即是一种明证,而把地球看成像人一样具有智慧头脑的生命体,恐怕才是现代人返璞归真所要面对的首要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