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耕鸟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二篇:最早的西天念的都是什么经?

芦鸣说《山海经》 by 芦鸣

发布日期:2016-07-04 12:55

  

上篇文章说到了《山海经.海外西经》的第一国三身国。令笔者想起中国有句俗话说:三生有幸。查阅关于其来头,宋朝苏东坡有本《僧圆泽传》,讲的是唐朝的故事。说唐朝有个和尚,号圆泽,对佛学有高深的造诣。有一天,他和好朋友李源善一同去旅行,路过一处地方,见一怀孕的妇人在河边汲水。圆泽指着妇人对李源善说:“这个妇人怀孕已有三年,等待我去投胎,做她的儿子,可是我一直避着,现在看见她,没有办法再躲。三天之后,这位妇人生产,到时候请你到她家去看看,如果婴孩对你笑一笑,就是我了。再等到第十三年那年,中秋的月夜,我在杭州天竺寺等你,那时我们再相会罢。”这天夜里圆泽果然死了,同时那个孕妇也生了一个男孩子。第三天,李源善照圆泽的话,到那位妇人家里去探看,婴儿果然对他笑了一笑。等到第十三年后的中秋月夜,李源善如期到达天竺寺去寻访,刚到寺门口,就看到一个牧童在牛背上坐着唱歌,道:“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好个“此身虽异性长存”,一语道破“三生”或“三身”的本性是灵魂不灭。而对灵魂不灭的认识,事实上是宗教可以成立的根本。然问题是,如果人的灵魂不灭,那么其他生物的灵魂会不会灭呢?如果再刨根问底,万物有灵的观念自然就会产生。当人类来到现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科学虽然已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教派,但由于量子物理的发展,以至于人们很快又会进入到万物有灵的老传统里去寻找天地宇宙的终极真理(也许只有一步之遥,也许永远遥不可及),而这样的状态自古至今都是人类对客观世界无法真知的实相。因此,哪怕有人看出圆泽和尚的故事是虚构的,人们也不会加以深究,毕竟那是为了使普通人了解并接受三世因果那样高深的理论所做的一种普及教育,就像许多宗教非要用各种“神迹”来影响人的信仰一样,浅显如斯的圆泽故事并不违背宇宙最自然的“原则”。换句话说,所谓“圆泽”的故事,你绝不能用普通的真假概念来解读,而必须用不容怀疑的信仰“原则”来诠释,这也就是李源善之所以能够做“理原三”代理人的根本原因,故《僧圆泽传》的弦外之音恐怕是“真原则传”,说的是一种大自然的规律。这好比虚假的电影所试图追求的一般是某种真理性的东西,若不然,其画面就会被人看作是荒唐剧一样,只能拿来作“赏风吟月”之说,而不可当“三身有性”之论了。

假如把这种颠扑不灭的理解方法用来解读《山海经》的三身国,就会很自然地接受其命名的地理原则,是建立在天地人三合一这种信仰的基础上的,而其核心秘密就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用金箍棒在地上画一个圈的神秘性质一样,说的都是生命圈子内的基本真相。换句更简单的说法,人生或者万物的生命本质就是在圈子内外兜圈子。因此,《海外南经》描述的十二国就是人类走出非洲在地球上所兜的第一个大圈子,而且这个圈子永远也离不开地球自转的圈子(连方向也一致)。如果把这个第一圈当作“三生”的第一身,其十二国当中的三首国,即冒出了“三身”的苗头。

按照现代科学最热门的宇宙观,即霍金的大爆炸学说,时间是在宇宙大爆炸后开始的,那么时间也会有一个终结,也就是泯灭在黑洞中。可如果笔者说《山海经.海外南经》所描述的生命法则与霍金的理论是同一个逻辑的话,你可能要大吃一惊了。但事实胜于雄辩,且看《海外南经》的开头和结尾:结匈国的形态恰恰像一个奇点的头(带有爆炸的基因),但十二国这个大圆圈里面却隐藏了暗示极数九的三头六臂,与笔者所绘之意识起源图的概念一致(见图:中间一个三角代表一身,三个三角代表三个头,所用的直线恰好六条,可代表六臂),查实十二国当中正好只有三种人(臷国人、昆仑虚人、长臂人)明确拥有两只手臂,用以表示六臂的概念,而三首国则清晰地露出三头的本相。如果说“结匈”(十二国之头)这个代表生命之始的国藏有死亡之因的话,那么“长臂”(十二国之尾)这个代表生命之尾的国则显露了死生的真相,即两只伸得很长的手紧紧“操”着两只用来表示“欲”的“鱼”而不放,其实是生命周而复始的本相。

有生就有死,一如时间有一个开始就有一个结束。《海外南经》在长臂国之后,描述的正是死亡的景象,而且像霍金对黑洞的描述一样能自圆其说。其理论在《黄帝内经》中说得很明确,即“法于阴阳,合于术数”,而《山海经》这个处处彰显术数的经文自然会提供充分的证据。故紧接长臂国之后的狄山(带着大爆炸留存的“火”)不仅将帝尧与帝喾(代表人类社会)埋葬于阴阳,而且还将刚好九种人兽都悉数归葬。一句话,不管你生前有多牛(哪怕有三头六臂),最终都要到阴阳的黑洞里头去见自己的本来面目,然后再带着兽身人面的基因,乘坐一阴一阳那两条龙去投胎(原文:兽身人面,乘两龙)。

或许,《海外南经》所念的经甚至比现代科学代表人物霍金的理论还更深刻,谁知道呢?但笔者却发现更有趣的故事在《海外西经》里开始了。

生命总有个来头,这个基本逻辑无论在宗教还是科学的叙事当中都是不可回避的主题,而《山海经》在这方面似乎已经做了极其系统与完整的论述。既然说了第一世12国按天道的逆时针顺序始终,那么第二世合共25国的地道之行则按顺时针的方向沿地球海岸线走完另一圈,起点是南非好望角,第一国三身国的三个身子在地理上分别是莫桑比克、南非、纳米比亚(“臂”音还真多)区域。

有了前世今生,就有了冤亲债主与来世,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会走向何方?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就可能将前世今“身”一分为二:既然前世的记忆留在了《西山经》钱来之山后的松果之山(据说人的松果体有透视潜能)而不可知,那就干脆只认现实不管其它了吧!这样的世界观自然就会在《海外西经》第二国里生出一臂人那样的怪物,其形象恰是一个人被一劈两半的模样,即一只手臂、一只眼睛、一个鼻孔。等于明确地昭示,前世今生是不可分的一个整体,而紧接着出现一臂三目人,则强调说不仅前世与今世不可分,来世与今世也不可分,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世其实就像三身国人一样是连为一体的,“一臂三目”的言外之意即是三世合一,也是天、地、人三位一体逻辑的延续。以上说的是人理与天理,而在地理上,一臂国是在三身国的北方,即现在的安哥拉区域,其海岸线可为一臂之形;其宽扎河的出海口可作一目;其罗安达港则可象征一鼻孔;如此看来,向西天所取的第一经直接体现在了三身国与一臂国的身上,是三世因果论的最形象表达。

揭秘至此,或许有不少《山海经》研究者会认为《山海经》似乎更有可能是假想地理学。为此,笔者在今天这篇文章结束前,再抖露一点细节,大家看看这种奇巧的事是不是那么容易生搬硬套。何况,古人既然能够把无比遥远的天体运行规律都归纳总结出来,那近在眼前的地理怎么可能变成想象的呢?

除了《西山经》头两座山钱来之山(前来之山)、松果之山与三身人、一臂三目人可以互相为证之外,安哥拉的卡宾达树皮恰恰可以和“三身有性”的另一层意思相吻合(这自然牵扯到古老的性崇拜)。

《海外西经》一臂国里总共只有两段文字,曰:一臂国在其北,一臂一目一鼻孔(三身的三个代表)。有黄马虎文,一目而一手。

“黄马”绝对是一种超强的性暗示,而“虎文”虽有斑马之意,但和“黄马”配对则是一种唬人的文理,目的是要让人识别“一目而一手”所打的字谜恰恰是祖宗的祖字,而祖宗的祖最初并没有衣字旁,是男根的象征。因此,所谓的“黄马虎文,一目而一手”的真相是:虎虎生威的男性雄风,靠的是安哥拉高原的天然壮阳药卡宾达树皮。

卡宾达树皮出产于安哥拉海拔四千多米高地上,当地严苛的环境更使卡宾达树皮具备了惊人的抵抗力。安哥拉卫生部曾在当地的一些村落进行调查,令人感到惊奇:当地居民由于长期食用卡宾达树皮,体魄强健,百分之八十的人从未去过医院就诊。安哥拉国民把卡宾达树皮称之为“安第斯皇后”,它不但使男人重振雄风,而且使女人更会生儿育女。说不定,这个树皮曾为人类的大规模繁殖起到过至为关键的作用。由此看来,“哥安啦”的一臂国区域可能是非洲智人大爆炸时期的重要根据地,同时,它也是向西天取经绕不过去的一道坎。为此,天下的男人若想获取人生的真经,首先就要知道所谓”一臂”的准确含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0]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发布日期:2016-07-04 12:55   上篇文章说到了《山海经.海外西经》的第一国三身国。令笔者想起中国有句俗话说:三生有幸。查阅关于其来头,宋朝苏东坡有本《僧圆泽传》,讲的是唐朝的故事。说唐朝有个和尚,号圆泽,对佛学有高深的造诣。有一天,他和好朋友李源善一同去旅行,路过一处地方,见一怀孕的妇人在河边汲水。圆泽指着妇人对李源善说:“这个妇人怀孕已有三年,等待我去投胎,做她的儿子,可是我一直避着,现在看见她,没有办法再躲。三天之后,这位妇人生产,到时候请你到她家去看看,如果婴孩对你笑一笑,就是我了。再等到第十三年那年,中秋的月夜,我在杭州天竺寺等你,那时我们再相会罢。”这天夜里圆泽果然死了,同时那个孕妇也生了一个男孩子。第三天,李源善照圆泽的话,到那位妇人家里去探看,婴儿果然对他笑了一笑。等到第十三年后的中秋月夜,李源善如期到达天竺寺去寻访,刚到寺门口,就看到一个牧童在牛背上坐着唱歌,道:“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好个“此身虽异性长存”,一语道破“三生”或“三身”的本性是灵魂不灭。而对灵魂不灭的认识,事实上是宗教可以成立的根本。然问题是
,如果人的灵魂不灭,那么其他生物的灵魂会不会灭呢?如果再刨根问底,万物有灵的观念自然就会产生。当人类来到现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科学虽然已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教派,但由于量子物理的发展,以至于人们很快又会进入到万物有灵的老传统里去寻找天地宇宙的终极真理(也许只有一步之遥,也许永远遥不可及),而这样的状态自古至今都是人类对客观世界无法真知的实相。因此,哪怕有人看出圆泽和尚的故事是虚构的,人们也不会加以深究,毕竟那是为了使普通人了解并接受三世因果那样高深的理论所做的一种普及教育,就像许多宗教非要用各种“神迹”来影响人的信仰一样,浅显如斯的圆泽故事并不违背宇宙最自然的“原则”。换句话说,所谓“圆泽”的故事,你绝不能用普通的真假概念来解读,而必须用不容怀疑的信仰“原则”来诠释,这也就是李源善之所以能够做“理原三”代理人的根本原因,故《僧圆泽传》的弦外之音恐怕是“真原则传”,说的是一种大自然的规律。这好比虚假的电影所试图追求的一般是某种真理性的东西,若不然,其画面就会被人看作是荒唐剧一样,只能拿来作“赏风吟月”之说,而不可当“三身有性”之论了。假如把这种颠扑不灭的理解方法用来解读《山海经》的三
身国,就会很自然地接受其命名的地理原则,是建立在天地人三合一这种信仰的基础上的,而其核心秘密就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用金箍棒在地上画一个圈的神秘性质一样,说的都是生命圈子内的基本真相。换句更简单的说法,人生或者万物的生命本质就是在圈子内外兜圈子。因此,《海外南经》描述的十二国就是人类走出非洲在地球上所兜的第一个大圈子,而且这个圈子永远也离不开地球自转的圈子(连方向也一致)。如果把这个第一圈当作“三生”的第一身,其十二国当中的三首国,即冒出了“三身”的苗头。按照现代科学最热门的宇宙观,即霍金的大爆炸学说,时间是在宇宙大爆炸后开始的,那么时间也会有一个终结,也就是泯灭在黑洞中。可如果笔者说《山海经.海外南经》所描述的生命法则与霍金的理论是同一个逻辑的话,你可能要大吃一惊了。但事实胜于雄辩,且看《海外南经》的开头和结尾:结匈国的形态恰恰像一个奇点的头(带有爆炸的基因),但十二国这个大圆圈里面却隐藏了暗示极数九的三头六臂,与笔者所绘之意识起源图的概念一致(见图:中间一个三角代表一身,三个三角代表三个头,所用的直线恰好六条,可代表六臂),查实十二国当中正好只有三种人(臷国人、昆仑虚人、长臂人)明
确拥有两只手臂,用以表示六臂的概念,而三首国则清晰地露出三头的本相。如果说“结匈”(十二国之头)这个代表生命之始的国藏有死亡之因的话,那么“长臂”(十二国之尾)这个代表生命之尾的国则显露了死生的真相,即两只伸得很长的手紧紧“操”着两只用来表示“欲”的“鱼”而不放,其实是生命周而复始的本相。有生就有死,一如时间有一个开始就有一个结束。《海外南经》在长臂国之后,描述的正是死亡的景象,而且像霍金对黑洞的描述一样能自圆其说。其理论在《黄帝内经》中说得很明确,即“法于阴阳,合于术数”,而《山海经》这个处处彰显术数的经文自然会提供充分的证据。故紧接长臂国之后的狄山(带着大爆炸留存的“火”)不仅将帝尧与帝喾(代表人类社会)埋葬于阴阳,而且还将刚好九种人兽都悉数归葬。一句话,不管你生前有多牛(哪怕有三头六臂),最终都要到阴阳的黑洞里头去见自己的本来面目,然后再带着兽身人面的基因,乘坐一阴一阳那两条龙去投胎(原文:兽身人面,乘两龙)。或许,《海外南经》所念的经甚至比现代科学代表人物霍金的理论还更深刻,谁知道呢?但笔者却发现更有趣的故事在《海外西经》里开始了。生命总有个来头,这个基本逻辑无论在宗教还是科学
的叙事当中都是不可回避的主题,而《山海经》在这方面似乎已经做了极其系统与完整的论述。既然说了第一世12国按天道的逆时针顺序始终,那么第二世合共25国的地道之行则按顺时针的方向沿地球海岸线走完另一圈,起点是南非好望角,第一国三身国的三个身子在地理上分别是莫桑比克、南非、纳米比亚(“臂”音还真多)区域。有了前世今生,就有了冤亲债主与来世,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会走向何方?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就可能将前世今“身”一分为二:既然前世的记忆留在了《西山经》钱来之山后的松果之山(据说人的松果体有透视潜能)而不可知,那就干脆只认现实不管其它了吧!这样的世界观自然就会在《海外西经》第二国里生出一臂人那样的怪物,其形象恰是一个人被一劈两半的模样,即一只手臂、一只眼睛、一个鼻孔。等于明确地昭示,前世今生是不可分的一个整体,而紧接着出现一臂三目人,则强调说不仅前世与今世不可分,来世与今世也不可分,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世其实就像三身国人一样是连为一体的,“一臂三目”的言外之意即是三世合一,也是天、地、人三位一体逻辑的延续。以上说的是人理与天理,而在地理上,一臂国是在三身国的北方,即现在的安哥拉区域,其海岸线可为
一臂之形;其宽扎河的出海口可作一目;其罗安达港则可象征一鼻孔;如此看来,向西天所取的第一经直接体现在了三身国与一臂国的身上,是三世因果论的最形象表达。揭秘至此,或许有不少《山海经》研究者会认为《山海经》似乎更有可能是假想地理学。为此,笔者在今天这篇文章结束前,再抖露一点细节,大家看看这种奇巧的事是不是那么容易生搬硬套。何况,古人既然能够把无比遥远的天体运行规律都归纳总结出来,那近在眼前的地理怎么可能变成想象的呢?除了《西山经》头两座山钱来之山(前来之山)、松果之山与三身人、一臂三目人可以互相为证之外,安哥拉的卡宾达树皮恰恰可以和“三身有性”的另一层意思相吻合(这自然牵扯到古老的性崇拜)。《海外西经》一臂国里总共只有两段文字,曰:一臂国在其北,一臂一目一鼻孔(三身的三个代表)。有黄马虎文,一目而一手。 “黄马”绝对是一种超强的性暗示,而“虎文”虽有斑马之意,但和“黄马”配对则是一种唬人的文理,目的是要让人识别“一目而一手”所打的字谜恰恰是祖宗的祖字,而祖宗的祖最初并没有衣字旁,是男根的象征。因此,所谓的“黄马虎文,一目而一手”的真相是:虎虎生威的男性雄风,靠的是安哥拉高原的
天然壮阳药卡宾达树皮。 卡宾达树皮出产于安哥拉海拔四千多米高地上,当地严苛的环境更使卡宾达树皮具备了惊人的抵抗力。安哥拉卫生部曾在当地的一些村落进行调查,令人感到惊奇:当地居民由于长期食用卡宾达树皮,体魄强健,百分之八十的人从未去过医院就诊。安哥拉国民把卡宾达树皮称之为“安第斯皇后”,它不但使男人重振雄风,而且使女人更会生儿育女。说不定,这个树皮曾为人类的大规模繁殖起到过至为关键的作用。由此看来,“哥安啦”的一臂国区域可能是非洲智人大爆炸时期的重要根据地,同时,它也是向西天取经绕不过去的一道坎。为此,天下的男人若想获取人生的真经,首先就要知道所谓”一臂”的准确含义!